[Image]F-Fishing

你實在不懂男人。一口灌完剩下三分之一的美樂。
一個奇幻的月夜,奇異的屋頂,奇特的原因,奇怪的兩個人靜坐在又潮又霉的破水泥上。
他講著他跟女人的事情,你想著你與男人的事情。
他因為今晚的寂寞找上了你,你因為長久的寂寞應允了他。當兩人重新披上彼此腥濕的皺衫,他拎著一袋美樂與幾包垃圾食物,拖了你上頂樓看起星星月亮。你實在懶得問他發什麼癲夜半問寒,但此刻的確適合清一清腦袋讓蚊子蟑螂分掉殘餘的慾念。
你完全沒聽進去他零零碎碎的心事(你到很後來的段落才發現那些是心事不是韻事) ,因為你也在想著你亙古的迷思。
男人。他不會在孤獨到慌亂的時候失措地拿平底鍋煎蛋或使著勁擦地板,他不會在寂寞到激動的時候對著馬桶嘔吐對著電視狂按。
那個男人不習慣現出他羞澀的底牌,但他允許自己虛索你赤裸的血液與甜味。你的原始,彌補他的不安。
曾經有的男人在校門口等過你。在你回家的路上跟蹤你。在你書桌抽屜裡放一封文筆拙敗的摺成心型的情書。用盡一切打聽你家的電話。然後告白。在一些莫名其妙的節日送你花。這些昔日的樸稚青春。
你知道這是個一切不同的時代。
男人不打電話給你,只傳個簡訊給你道晚安。男人不送花,但帶你去逛百貨公司挑香水。男人不寫信,但forward一堆email到你的帳號。男人沒有假日,但他的夜晚是屬於你的。而你的白日只屬於自己。
你常翻找男人的指甲,想在指縫中尋得一絲真心,總是徒勞無功。你卻在夜晚他翻身的背影或夢裡的囈語,才發現他對你的渴求與攝取,為此你可以滿足闔眼。
你以為他對你一如往昔,其實他心念電轉,已經翻過了這個山頭又那個山頭。你正大量吸取他賜予你的陽光,他卻正如落日漸漸回收餘溫。
你以為你懂男人。這句話千萬不能說出口,連念頭都不允許輕易產生。因為你永遠不懂他。
你不懂他愛不愛你。你不懂他是正在愛你,或是曾經愛你,或是即將愛你,或是從不曾愛你,或是還會愛你下去。
你不懂男人處在麵包—慾望—愛情之間的三角位置,即使你數學很好,sin,cos也解不了題。
你不懂男人對自己的一切保護,一如你不懂女人對自己的一切不顧。
………總之,我真不懂你們女人在想什麼。
身邊的男人很男人地說著,帶著月梢細涼的酒味。
你媚涼眼眸,笑,不答。
命令他吃完剩下的零食。
勾著他下樓鑽進餘燼未了的小房間。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