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我沒有魔法。」

可是你一定不會料到,你愛上了我在第一眼見到之後。
查理曼大帝在晚年愛上了一個日爾曼姑娘,主教懷疑有魔法作祟,在日爾曼姑娘的舌頭下找到一枚鑲著寶石的戒指,主教拿到戒指之後,查理曼大帝就瘋狂的愛上主教,主教將戒指丟到湖裡,查理曼大帝就瘋狂的愛上這座湖泊,終日徘徊。
親愛的,我沒有魔法,我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巫術的秘寶,或任一句咒語的烙印,你徒然翻開我的髮稍,掀開我的皮鱗,所有讓你覺得迷人的我的每一分寸,都不曾存在於你過往的記憶之中。我不曾存在。
此刻起,你已迷惑,你不知道我的皮囊下所包覆的骨骸是否一樣鏽著肉甜,我的神經循環是否能跟著你的呼吸脈動一起流轉,你看不見的我讓你遲疑,我不被你看見的你又深深著迷。你從來沒有見過我,或者說,你也從來不曾這樣被窺見過。
因為我以同樣的方式試探你,你的美麗多情你的冷漠軀體,你在符號中展現驍戰的氣魄,那是包含著你點滴凝涸的血肉,你的武器,於是逐漸,我們彼此佔有,或是,同時失去吧也許,國界難以劃分,對手太過難纏,我們不知道終戰的時間地點。而即使如此,這仍會是一場華麗無邊的拯救之戰。
因為每一件被我敘述的物件都具有神賜的魔力,那雖然不是我的本能,卻是我往後長駐於你的連續性媒介,小心,愛情的本質是科學物理,也是哲學玄祕,你會愛我,在我還你一眼之後。
photo‧Carol‧04
pic‧Carol‧0605
poem‧Wislawa Szymborska/《Love at First Sight》
註:
圖片上的詩句是選自辛波絲卡的”一見鍾情”
據報導奇士勞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也很愛:
「一九九三年,我在華沙過聖誕。天氣爛透了,不過賣書的攤販已擺出攤子作生意。我在其中一個書攤上發現了一小本辛波絲卡的詩集。她是 Roman Gren最喜歡的詩人── Roman Gren是《三顏色》的譯者。我買下這本書,打算送給他。辛波絲卡和我從未碰過面;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有共通的朋友。就在我胡亂翻閱這本書的時候,我看到了〈一見鍾情〉。這首詩所表達的意念和《紅》(即《紅色情深》)這部電影十分相近。於是我決定自己留下這本詩集。」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One thought on “「即使我沒有魔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