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再驕傲一點。」(下) 

而絕大多數的時間,我實在厭倦聽到有人對你說,
「凱爾,這世界上比你悲慘的人更多,所以你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要開心喔!要幸福喔!」
對,比較。
[因為我沒怎樣所以你也不能怎樣]的公平心態,背後一定是什麼陰謀論存在著,比如說要大家同等開心,或是要大家同等憂傷的一起拖下水的想法。
一個人開心或是憂傷,都是極大的寂寞,而到底是不是大家都那麼具備著一定程度的同情心, 所以才想拉你一把,不想讓你自己站在某個位置上,因為看不見你的傷痛而發慌。
我們都不是那麼重要的人,只是,也許我們對親朋好友來說,還是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存在感。記不記得你要自殺的那段時間,我覺得,所有人的對你說的話,就像球迷或媒體在批評裁判對義大利不公的所有言論是一樣的:救不回已逝的靈魂。
我之前曾經在達爾文的台上(達爾文居)看到一篇文章,其中提到,「宗教家兼哲學家奧修(Osho)說,齊克果(Kierkegaard)一定是個恐懼導向的人,他終其一生在深沈的思索,沈思越深,恐懼越深。」,然後我就去看看奧修與齊克果。
奧修把哲學與宗教整合出一套心靈的修養方式,我並不覺得你會欣賞這種太過高幽的靈修。 而齊克果是個存在主義者,他對自我存在的深思潛修,所有從個人而出發的任何思考射線都根植於”自我”,跟隔壁的王大娘樓下的李大叔你的爹娘你的愛人跟誰都無關。我們自己選擇,自己決定,自己思索方向,自己走。
因此而更容易孤單無助,流離徬徨。一但你發現只有自己,那種無力感的侵襲,的確是會使人厭世,因為你連自己都舉不起來,又怎麼站在這個世界裡。
齊克果的恐懼來自於深深感受到一切只有自己,他一方面壯大對”自我”的主觀與真理,又憂傷於自己的存在對世界而言是多麼微乎其微。
我猜齊克果是矛盾的,如同我們有曾經會有的矛盾一樣。
你知道我說人格分裂不是說假的,我也懂你說的兩個靈魂一個肉體的感受。只是或許我的恐懼比你的恐懼多少因為個性的本質而少了一點。
我們不需要別人來勸說該怎麼在矛盾的兩者中選擇左邊或是右邊。要選擇怎麼活,還是只能靠自己。
可惜的是,這是個失溫而變調的年代,社會價值是無情的,會以扭曲的眼光扭曲矛盾思考者的想法。
凱爾,我們是很容易形而上地被扭曲的人,是玫瑰莖上的突刺。可是如果你問我,我要不要當這種自我歪斜性格衝突思考矛盾形象激烈的人,我會說:
是的,我很慶幸我是這種人。
Carol
(以上6/20)
pic‧Carol‧0619
※《達爾文居》/達爾文/[恐懼的顫抖]
http://mypaper1.ttimes.com.tw/user/darwin/index.html
※同步登於‧姊妹戲牆‧
http://mypaper2.ttimes.com.tw/user/clvskl/index.html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