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碎]B的1991,我的2002 

在很奇怪的時候,總會想起很奇怪的人。
再一次看完還留在新聞台上的第一篇文章與第二篇文章,第二篇文章[小義大利],是我與小黛認識約半年時的一次午餐約會;而第一篇文章[喝茶],則是一年前我與第一個男朋友的喝茶記事。
我現在想起來的就是B。
B是我高中的學弟,差了一年級,小我八個月。
B追求我的過程其實非常日本校園漫畫式。一個社團的學姊、一個剛加入社團的學弟,彼此混熟沒多久,因為一通學姊關心學弟的電話,一個不小心從深夜講到天亮,就讓學弟決心追學姊當女朋友。
學姊當學弟愛說笑,學弟當學姊死腦筋,於是在放學後要求原本要騎腳踏車回家的學姊陪學弟走到車站,然後很偶像劇地與學姊一路牽著腳踏車走向車站,然後把學姊拉進車站旁邊的泡沫紅茶店,然後很直接的再次跟學姊告白,然後死纏得等到學姊喝完飲料吃完點心點頭答應,才開開心心回家。
噯,我竟然還記得這青澀的第一次交往,記得高中放學後黃黃的夕陽,還記得泡沫紅茶店的座位,還記得白色的淑女腳踏車。真的是因為第一次的回憶總是比較難忘嗎?
那年我十六歲,高二上學期結束。高二下學期,我們就分手了。
為什麼又會想起B呢?[喝茶]那篇文章是一年前寫的,不過算算,我與B大概也有近一年未見了吧。以一對認識快滿十年的朋友來說,一年沒見算是正常的時差吧,如果真要計較的話,更多年沒見的朋友也是大有人在呀。如果還算得上朋友的話。
最近一次的聯絡,大概就是八月初,我閒坐在衣蝶外的露天咖啡等吳老伯出現時窮極無聊打給很多朋友哈拉的其中一通電話。
B正在準備十月的律師考試,旁邊女友陪著,傳來的還是那個天生稚氣的女聲,交往也幾年了吧。心裡怎麼浮現的還是B可能會持續一輩子的鄰家男孩娃娃臉。竟然是未來的律師了呢。
隨便寒喧問候更新生活進度鬼扯了幾句,不到兩分鐘就結束通話。
現在想想,那天下午的台北市還真的是又悶熱又無聊啊。人好多陽光好大聲音好錯雜,所有朋友都像是約好了一樣神秘地怎麼找也找不到。
對平常不太見面、或是根本很久沒見的”這一類型的朋友”來說,連一個福至心靈地喝個茶或咖啡的約會,也很難在日常行程表中就突然安排好吧。就好像定錢櫃包廂或飯店訂房間一樣,一定要事前一個星期到一個月打電話預約才對。否則連在狹小的台北街頭擦身而過都極其困難。
偶然這件事情,還真很難期待又很難理解。而緣分這件事情,就更加深奧了。
也許只有距離這件事情是肯定的吧。B,我們今年會見到面嗎?
這大概就是我想完這件事情的唯一感想。
photo‧Carol‧2002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