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出我的第一次–Paul Oakenfold 

這是我生平第一場Rave Party。


若不是透過吳老伯、amy與jeph,我現在對銳舞、電音這一類的音樂還是毫無頭緒,Techno、House、Trance、Chill out,怎麼聽都像第一次聽金剛經錄音帶一樣深奧難懂;就如我媽把莫札特與安德魯韋伯同樣分類在「古典音樂」,對我來說,它們的分別,還不就是「舞曲」,頂多是……高級一點又不芭樂的舞曲。(這一點小小的辨識我還有)
Paul Oakenfold來台的消息,早已經由海尼根廣告在台灣泛起一片沸沸湯湯的電音熱。10/11晚上,雖在吳老伯偷偷引渡之下於Plush有緣見到歐老一面,但是他來得太遲又去的太快,沒上台玩個兩手,讓大家平白寂寞了一個夜晚。於是,10/12這場台大銳趴活脫擺出”不來是你的遺憾”的姿態,在我們腦中迷迷幻幻揮之不去。(圖1)
星期六的美麗夜晚,老伯與我猶豫了好一陣子才決定奢侈買票去朝拜老歐,既然牙根都咬著買了票,當下心頭就放得輕鬆自在,全然換上很趴替的心情,涼涼的風,淡淡的星夜,奇異地騷動著即將釋放的期待。
八點,帶著螢光棒,排隊魚貫進了台大體育館。
體育館場地不算小(比較起來的話),可能是看了paul國外show裡奇艷繚亂的照片所影響的錯覺,讓我覺得現場的佈景與氣氛並不是營造得夠電夠迷幻。館內地上鋪著一大面綠色帆布,兩旁懸吊著正方形海尼根綠色燈籠,很有日本”祭”的感覺,天花板上稀疏垂著十幾來顆正方形海尼根骰子箱,鋼管與燈架之間飄蕩著寥寥幾顆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白氣球。
傳說中的影像銀幕,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大氣,還好以量取勝,四面銀幕的影像效果可以相互交錯重疊,也是一種眼花撩亂的方式。迷幻的影片中正播放的各種虛擬3D、實像合成的影像,幾何圖形、繚繞線條、奇異色彩與壓縮時間的速度感,迷濛的眼光不由自主,就會落入驚異的奇航裡。(圖2)
前面兩個小時暖場,由別的DJ上陣炒場,據說十點歐老才會上台。應該是風聲放得很廣,所以人潮很鬆散地入場,八點到九點這段時間,人約五分滿,部分席地而坐、喝著啤酒、相互交談,有一半的人像一堆覬覦著一塊麥芽糖的螞蟻蠕動在台前觀望局勢,跳起舞的人不多。
大約到十點,偌大的場地約塞進九成人潮,目測可能近兩千人吧。有很多穿著短而伶俐的女孩子,例如運動式小可愛、緊身小熱褲或寬鬆熱身褲,紮著馬尾與看來不易脫妝的party look,老伯說,這就是rave的標準配備,但是也有畫濃妝穿裙穿高跟鞋的高級妹,我們相當懷疑她們怎麼能跳舞來虐待自己的腳趾;男生就更奇怪了,有普通大學生、有嘻哈男、有全身”些斗”得很帥氣的做作男,總是有一些,感覺走錯地方的人在。但也許,他們才是正確而適當的?反正,我想大約也不脫如此吧。
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是真的因為衝著老歐先生來的。我之所以有這樣的疑問,就是因為我看到有很多人跟我一樣,一臉霧殺殺的模樣,活像個剛進大學參加迎新晚會的呆學弟蠢學妹。不過,如預期之中,還是有一些名流前來參與盛會,而且有更多的外國人穿梭其中,這場盛會,肯定比我所想像的神聖許多。
十點半,老歐怎麼還不上台?!突然老伯拉我往門口處看,可不是老歐咩,悠閒地在混在場中,在.…..把妹。把台灣妹,把兩個看起來素質應該還算尚可又笑得花枝亂顫的台妹。喂~前面已經有上千人跳一個小時跳到很濕了,老大您還在後面裝老百姓?而且,看周圍來來去去一眼不睞的情況,好像還沒有很多人認出是他,難不成還有人以為老外發花痴咩?但沒兩三下,也有不少人認出歐老的溫柔殺豬臉,蹬蹬蹬跑來給他簽名,加上歐老的御用攝影師在旁邊照來照去、西裝警衛在旁邊閃來閃去,增添不少魔幻巨星風采,他就這麼小小的辦個五分鐘簽名會之後跚跚往舞台左方逃逸。
老歐終於上台了(在萬眾矚目的歡呼聲中)。說實話,我聽不出音樂到底有什麼差別(什麼層次、重疊、複雜、豐富、寬廣、馳放……我不懂嘛!不要問我!)。但是,大家都很HIGH就是了。
歐老的音樂配合著一段以中南美銅膚女性舞者(我覺得比較像東南亞來的亞裔女人)為主角的影片,充滿著「混合真實」(Mixed Reality)的情境,真人、虛擬,快轉、慢格,鳥瞰、特寫,城市、荒野,長距離的俯視、短距離的閃爍,異國的野性女子帶來神秘妖嬈的美感,異樣的電子節奏引入甩動肉體的能量。(圖4)
老伯說,吃e的時候rave,看到那些銀幕上的畫面,也不知道怎樣就會爽得大叫,大家伙兒都會很亢奮。我說,你是指那些,翻滾的數字、破碎的瞳孔、疾駛中的公路、沙漠冰河峽谷、還有飛翔中看起來一臉很迷幻的巴斯光年?!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這些啊。
後來我拉老伯到台前去瞻仰歐老,都來這麼一遭了,怎麼能不好好看看歐老有綜藝化趨向的肢體動作。歐老的確是一個很會抓人心的好巨星,那美國總統般的手勢總是往台下比來比去,隨處一指那一塊就被電得high high high,就像老伯之前提醒我的,欣賞DJ在台上的動作與神情,其實才是牽動raver靈魂的迷幻之鑰。
台前真的很爽,就是莫名其妙一直high一直跳,音響因為音場的包圍也沒那麼刺耳,舞台燈光前兩個DJ時看不出特別之處,但是這燈光的奧妙阿,在歐老上台後就開始使出其伶俐絕招。
有幾段歐老的高潮,那些層疊的音浪澎湃湧出、固定頻率的節奏越來越快、重拍打擊怦然釋出的同時,歐老左右後方所有的金黃色spot light一個全亮,從歐老後方綻放出神聖般的光輝,那一瞬間的歐老就沐浴在金黃的光芒裡,背光的歐老奇異地在光線的交融中像是飄浮的天使,雙手做出”孩子你們都來跟隨我吧!”的手勢,全場人的精神都昇華到萬佛朝宗的神聖境界,瘋狂跳躍、扭擺身軀、舉起雙手朝拜他!然後,就是,繼續跳舞。搖擺,跳舞。(圖3)
那時看著螢幕跳舞的我,終於可以體會為什麼吃e時看到那些平凡呆板無意義畫面會很興奮。隨著音樂累積或紓解著全身的能量,舞動到一定程度、血液沸騰精神亢奮的我,看到紐約市的空中景色,竟然期待出現像電影ID4裡、外星飛碟落在大樓上面把整棟建築炸毀的片段!可惜,當然沒有。所以,我更可以體會,當情緒平行的影像中突然出現一個讓視覺起伏的小焦點時,那有多”爽快”阿。
好啦,我覺得最爽的橋段就是歐老顯靈光這幾段波瀾壯闊的時刻,這時候大家情緒才會很亢奮,不然,之前已經跳了一兩個小時,到12點過後,其實大家的動作已經”真的”很迷幻了—45度之內的隨意搖擺,或坐或靠或躺,個個露出疲態,但個個也還不放過這段迷幻之旅的尾聲。不過這個時候,兩個人貼在一起自跳自的”三貼銳舞”,其實也有另一番刺激而舒懷的情趣小宇宙在四周迴繞呢。
12點半結束的時候,也有一小段高潮,結束後很多人還在呼喚他,但是沒有encore,只有被一個裝外國腔的無聊女主持人趕走。GAME OVER。
這,是我生平第一場Rave Party。因為Oakey ,PAUL OAKENFOLD。
註:
圖片1、2:台灣場的圖片,另有其他當晚影像實錄‧
http://thirst.heinekenmusic.com/taiwan/index.html
圖片3、4:找國外相近的照片代替‧Paul的官方網站‧
http://www.pauloakenfold.com/
註2:
有關Paul Oakenfold的相關介紹與資訊很多,網路上皆可尋獲,就不引述了。要寫這篇,還得先作點功課,了解一下銳舞與電音,真累阿~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One thought on “獻出我的第一次–Paul Oakenfold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