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雜碎]墾丁速寫之三-趴替篇 

●時間晚上10點●
喝了一個多小時的酒,正要打道下山,KEN終究還是決定要上山花錢一探石野卓球,於是,搭了接駁車上山朝聖去。


這個會場白天我們來過一次,那時正飄著一點毛毛細雨,雲低且厚,從樹林縫隙中窺看飯店外的場地與游泳池,我們對這一場都相當的沒信心,真的辦得起來嗎?在這杳無人煙的山上?在這淒風苦雨的夜晚?游泳池?比基尼?泡泡浴?無數個問號在腦中打轉著。
而一切的謎題還是解開了。場內的人就不說了,場外幾十個排隊的人正等著買票入場,更不用提山下正要搭車上山的人。「Spring Love」的紅布條在入口處飄晃,好幾個標準“raver look”的女生或煙或抱,與友人聚集在各個角落,不管了,買票進去再說吧。
●時間晚上11點●
循著樓梯拾級而下到飯店外庭,就會看到左手邊的游泳池與右手邊的舞台。一開始人是不多的,幾百個人而已,舞台前有一個小區域地勢比較高,目前在那一塊跳舞的人不多,在後方跳舞的人也不多。場地邊邊放了好幾座色彩繽紛的充氣蘑菇,像童話故事一樣很可愛,雖然它的存在意義並不是為了要可愛的。
我們站在靠近會場樓梯的方向,慢慢融入氣氛當中。11點時前一個DJ正好結束下臺,我沒仔細聽是哪位DJ(我想反正我也不認識),結果KEN突然說,剛剛播歌的是Daryl!我驚訝的說,我記得他留過言說他不來的嘛,結果他還是出現在墾丁。KEN到舞台邊把Daryl抓過來相認,大家在露露台廝混這麼久,總算是見到面了!
●時間晚上12點●
人潮,越來越多。我們估計起碼一千五。
我真的懷疑這些人是怎麼上山的?而且恐怖的是,每一個看起來都像台北來的職業玩咖!在場的女生大約有百分之八十穿著小可愛肚兜背心或比基尼,有很多人都穿戴著墾丁當地到處販賣目前最IN的民俗風披肩布塊,可以拿來當頭巾、圍巾甚至單綁在胸前當小可愛,現場竟被點綴成一片異國奇景,她們扭動著蛇腰與雙臂舞動身軀,好運的是,因為地勢的關係把強風擋住,竟然意外的形成一塊絕佳的趴替地點,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冷不冷的問題!
好極了,場中央有人開始甩起火球!據KEN說這是外國的把戲,現在引進國內也越來越多人會玩,我看著那兩三個“超了不起”的電音綜藝雜耍團,美眉既漂亮又穿比基尼又會甩漂亮的火球花,實在太精采了她!還跟另外一個龐克男互相合作搭檔演出,另一個光頭男不甘示弱也出現,簡直像原野三重奏一樣琴瑟和鳴,讓人炫目不已!!
之後,Ken說他想去拍舞台旁邊兩個充氣人型,於是鑽到前面去。回來時他說,他正在拍的時候有人抓住他,回頭一看,原來台北Pub名人之小林,也就是KEN昔日工作夥伴,既然小林也來,早就可以不用買票進場了…雖然這麼說,反正也是一個太遲,這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只會更幹而已。
我們還在等待石野卓球。原本據說是11點要上,可是都12點多了,我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時間凌晨1 點●
看到疑似石野卓球的人,但他一直沒準備接手。我們猜測現在的DJ還在拖時間,要拖到更晚一點。
對不起,這段時間我無法敘述,因為這一段時間我已經不知道是怎麼過的了,總之就是好多好多人來了又去去了又來;我脫下來丟在草地上的牛仔外套一直被踢來踢去;小林那一掛的台北酒國名花職業美女們玩得笑得花枝亂顫;KEN與小林三不五時就討論著場地、環境、燈光、成效與明年的計劃等等;我偶爾跳舞偶爾喝酒偶爾等待偶爾兩個人抱著休息,肉體又累精神卻亢奮,兩個極端的感官衝突在體內快打起架了,我覺得我的右腰酸到快斷掉。
我只好與KEN不停亂照相。照了又刪刪了又照。
●時間凌晨兩點●
場邊的大螢幕早在一點多就開始閃著「石野卓球來了」,可是,到底人在哪裡?!他還沒出來,我跟KEN就是一個要繼續撐!都花了銀子進來豈有敗興而歸的道理!雖然我不耐煩的程度已經到了實在想把台上的DJ踹下場,雖然手錶大概已經翻看到爛掉,雖然他一直不停的重複同樣的節奏與花樣,這時候連辣妹甩火球看起來都一點也不精采刺激了,我看到Daryl上台、工作人員上台、有的沒的上台,但石野老兄上台了沒?
終於他還是上台了。KEN解釋了一下前後DJ丟歌與接歌的遊戲規則,石野一上果然玩法不太一樣,哪裡不一樣就不要問我了,反正就是不太一樣。我們本來以為沒介紹就直接接歌,不過在前一首接完之後,還是有小小的引言介紹台上的石野。
大咖出現舞台都要有些花俏的小動作,比如說舞台兩側爆開的旋轉煙花,燈光乍起又乍落,塑膠充氣人型又狂亂飛舞,剛剛一票坐在地上“區澳”的人們又像是重新投胎了一樣死而復生,真正群魔亂舞。
我趁著臨走之際,偷渡到舞台上去把了一張石野卓球,本來我看到很多人在拍,我也上台去想趁亂把一張特寫,沒想到相機剛好沒電,想請台上的Daryl幫忙又不好意思,西哩乎嚕的時候竟被工作人員趕下臺,那就不想繼續拍了,反正累的半死,他現在播什麼歌我也rave不起來了,很遺憾阿。
● 時間凌晨兩點半●
一路從外庭經過穿堂到門口,飯店的大廳聚集著兩種人,一種是急著要上廁所的,一種是掛在椅子上恍神的,恍神的這種看起來也很熟悉,反正就像KEN說的,比如他剛剛在廁所外面遇到的認識的DJ,DJ眼框泛黑熱情擁抱著KEN,要輸入KEN的電話時手頻頻發抖,大概就是這樣吧,反正我也沒吃過不太清楚判斷標準。
大門外面的入口處,仍有數十個人等著排隊買票進場,而更驚人的是上山的車子還是持續湧來,路邊已經排滿了各式各樣的轎車,與我們白天看到的淒涼景象如同天堂與地獄之別……至於到底哪一個才是天堂哪一個才是地獄,這就看你的標準了。
我們要等接駁車下山,但完全沒有把握等得到。都三點了!歐機桑歐巴桑會這麼有賺錢的毅力繼續接送嗎?我們看到三兩的人也在等待,旁邊一台私人九人巴也已經客滿,問一問警衛,他說通往山上的這條路,已經被兩邊的轎車堵到只剩下單向可行進,不是單向上來就是單向下去,所以有些車會被哽住,你也只能等待,要不然想徒步下山?千萬別開玩笑了這時候。
突然一輛小貨車駛來。
KEN迅速地一個箭步上去對著約莫二十來歲的年輕司機說:「下山!」
這司機也很酷,大拇指向後一比:「上車!」
就這樣我們四個人跳上後面的車箱,旁邊兩個也在等下山的人一看到馬上跟過來報名,僥倖得搭著便車下山。
你搭過露天的貨車嗎?凌晨的深夜本應該是寂靜無聲的,但即使開離了兩三百公尺遠,都還可以聽到遠處的重音節拍,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車子度過小小塞車的階段,就一路順暢向下駛去。我一直望著後面急速奔離的闃黑山路,僅有後車燈的光亮微微映在兩側的樹林上,風搖晃著枝葉,車子搖晃著人體。一路看著後方曲折暗灰山路的這幾眼,突然覺得很chill out,很滿足,很爽,如同最後一波高潮退去的喘息。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到了山下入口,兩三部警車正要驅上,不知道要抄哪一場,總之我們有萬應公與土地公保佑(稍早我與KEN徒步經過海邊小廟時順便一求),也希望山上各位大德能平安歸來。與司機道謝道再見,走回旅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死,其他的行程,海浪阿沙灘阿陽光阿什麼的,都是睡醒的事情了。
這是第一天的行程。
pic‧2003 spring love@KT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