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不足道的紀念日。」

親愛的,我一直探究,為何我心中這樣認定,”The Very Thought Of You”這首歌是這麼樣地僅屬於你。


你知道嗎,時間絕對是上帝力量最壯碩的一帖符咒,讓微不足道的凡人會為了某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在某些微不足道的日子定下微不足道的紀念日。
去年的4月6日,我同以前的同學們一起參加春天吶喊,美其名為吶喊,實際上是去進行讓夏天開場的儀式。我們的行程是這樣的,開著夜車到墾丁,在上午抵達墾丁的飯店之後,吃過中飯就直奔白砂。
與那群朋友一同玩樂很容易忘記都市的包袱,嗯,我正在白砂喲,在這裡任何科技性的物品都不允許存在,比如行動電話或明天的簡報或昨天沒修好的漏水馬桶等等。太陽火辣,海水瀲灩,浪聲清脆得讓我不知該說什麼才不會打擾了它。
我就在春天的白砂海灘上遙遠地想你,神情那麼認真,影子被晒到發燙;我其實想不起來我到底是專注亦或恍惚。
我應該是忘了正確時間—-有時候我猜想我一定是因為太任性而被上帝沒收一些功能,比如說記住時間的那一塊小腦袋—-事情那麼湊巧,我翻開一些過去的蛛絲馬跡,赫然發現,我曾經在你的板上留下這樣的字句:
 「有那麼一兩次的突然
  很多人正在說話的時候海浪熱風音樂交錯的時候
  我沉默著
  身體內的張力像不由自主浮起的雞皮疙瘩
  帶著感應接收遙遙遠遠的訊息」
我知道那一天的那時刻,我正想著你,你也正在想著我。
那種感應的透析度與準確性,反映在泛滿表皮的纖毛與任一個毛細孔,這不是生物學,不是心理學解剖學,不是物理化學,想念不會是這麼有學問的事業。即使我發出的訊號那麼無聊,你的雷達也永遠不會接漏任何一秒。
你不用問我我怎麼知道。我隨便用哪一種占卜方法,星象,塔羅,碟仙,擲茭,都可以得到一百個以上的同樣答案。
我是最優秀的女巫,尤其在愛你的時候。
所以,若我現在告訴你,今年的4月6日,我和你就在同一片墾丁白砂的燦爛沙灘上,貪婪地奪取彼此赤裸的精神與戀慕時,請不要太過驚訝時間的巧合性,親愛的。
這只是我在微不足道的小地方,施下微不足道的小魔法,讓微不足道的你和我的愛情被回憶的六爪鑲緊不放,映散出威風凜凜的神聖光華。
於是,當我聽到Rod Stewart用著他不再嘶吼也能有白金純度質感的陳年歌嗓所唱的“The Very Thought Of You“時,當我想起這件機率幾乎不到三百萬分之一的巧合時,當我認定老洛的歌是有所預謀的咒語時,這一切也就那麼合理。
原來有一股魔力,早在365天前開始眷養愛情的神秘,令我感動不已。
”The mere idea of you
the longing here for you
You’ll never know slow the moments go
’til I’m near to you
I see your face in every flower
Your eyes in stars above
It’s just the thought of you
The very thought of you
My love”
《推薦選樂》
Rod Stewart‧It Had to Be You… The Great American Songbook(中譯/我的情歌簿)‧October 22, 2002‧博德曼(台灣代理)
pic‧Carol‧Kenting‧030406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