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

你的離去,已達十天。我讀了席慕蓉,讀了里爾克,讀了吉本芭那那,讀了莎士比亞。
第八天,我讀到茱麗葉對著羅密歐說:
『 啊,不要對著月亮起誓,
  月變化無常,
  每月有盈虧圓缺;
  你的愛也會。 』
你的愛也會嗎?你認為我的愛也會嗎?我獨坐在咖啡廳最靠窗的角落背對著所有空間與觀眾,對著斑駁的白牆壁掩面,又怕被臨桌的高中女生偷窺出最難堪的心事,高中女生的美麗都是刺眼而七彩的,我的樣相簡直是黑色拾荒老婦。
我拎起筆就著菜單背面假裝寫些什麼,不是你的名字也不是我家的電話號碼,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我忙著讓自己不去想,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好像只是不想閒下來,腦筋一有空檔,不由自主的方向便已轉到你。如果能忘了就好,大家總是這麼說阿。
“如果”這一個假設性的詞,通常代表著一個懊惱的過去或奢求的未來,雖然這未來也未必不會成真,但是失望與如願的比例通常過於懸殊,沒有人如願幸福。
咖啡廳裡開始播放一個人的歌,害我可憐地逃離現場。據說那是有治癒功效的療傷系情歌,他唱著單純心酸,心就被微微擰著,感傷時,似乎歌裡都會有某幾句歌詞最是令人心悸,每一幕都很熟悉,每一首都那麼討厭。唉,什麼失戀的歌不該是現在唱的。我需要的是信心重建希望工程之類的健康陽光勵志歌曲喲。
總之,「如果」這個字之於「將來」,包含了種種期望,冀盼,等待,夢想,不確定、不保證、不明顯、不安心。
即使我心中千百個念頭閃過,其實總歸一個結果而已:「如果能再給我們多一點時間。」就能做很多事情,看場電影,喝個午茶,逛個小街,陪我去誠品挑書買CD,陪你去小酒館迎歡買小醉,只要是一個人不能做的,我們就兩個人一起完成。不管怎麼說,這些都是未完成的橋段。這些都是在我的腦子閒下來時會閃過會假設會虛擬的情節;如果這樣,如果那樣。
才知道時間是最難抓住。才知道人的慾望沒有限度。
十天以前的一切事物都被凍結,十天之內每一種記憶與情緒都被徹底翻查審視檢閱,十天之後,日子就回到你還沒回來之前的,而已。照常吃飯睡覺,上班外出,照常生活作息。你將有我的時光歸還給我,如同一片被重新燒錄過的空白光碟,從此我可以讀取你末日的笑語或眼淚,來支持下一段一個人的空虛路程。
堅強兩字,卻是那麼孤單。
pic.Carol.2003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