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 time]白色憂鬱游來游去 

我老是介紹一些歌曲,我不知道有誰會喜歡或不喜歡。
最近我寫不出文章也是有那麼一點原因,我不知道該繼續介紹什麼曲子才好,這種情況讓我有點憂鬱,有點焦慮,看到別人的文字,我感到很哀傷。
之前有一陣子,我經常喃喃自語,隨手打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句子,那些電光火石的情緒游來游去,雖然怎麼游都在這一缸水族箱裡,但我抓不到任何一條線索。於是難以延續,又不成文,我把它們放著,我想總有一天我會重新拿出來延伸下去,我知道不是現在。
有人會在憂鬱的時候,一整個星期只聽著一種音樂,只喝一種咖啡,只抽一種煙,只喝一種啤酒,只看同一個頻道,只上同一個網站,只在同一個新聞台逗留。
我的憂鬱是屬於白色的。憂鬱者如同艾蜜莉‧狄瑾蓀執意著上的白色裙袍,不是闃黑,不是無彩,只是找不到適合的顏色搭配,只好放空身上的一切。我擔心著白色母體的虛無感,憂鬱者被坦蕩,被赤裸,被透視,被心魔控制。黑暗中的憂鬱者可以認定渺小的自己被吞噬在黑暗中,空白中的憂鬱者卻為了太龐大太無依而困愁。
「你的詩就像讓人感到全身快要麻痺的寂寥回聲
這樣的聲音今夜也會從竹林的對岸漂透而來。」

我是在等待哪些東西即將蘇醒,提醒我那種陣陣麻痺的快感,萩原朔太郎的詩在我心中滋養白色黴菌,還好有些黴菌對身體健康來說,總是有益的。
星期一開始,快樂的少女轉為憂鬱。不要責怪這種年紀還硬要自稱少女的人,如果失去自稱少女那麼點無賴的權利,那麼質疑自我的憂鬱者可能還會比事實更多一點了。
也許我應該多寫一些快樂一點愚笨一點的歌曲,就算有人討厭,請不要告訴我。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