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 time]六月開始,氣氛已浮動得令人害怕 

六月開始,氣氛已浮動得令人害怕,書店裡到處擺滿旅行的書籍,牆上掛滿應景的異國圖繪,商家播放著某個民族的音樂類型,每個看著書、經過穿堂、聽著祭典音樂的人們,臉上都投下了膏肓的陰影,看到「島」、「班機」、「棕梠」、「海」、「行李」、「名信片」、「七月八月」、「扶桑花」等這樣的字眼就失措,病症困不了人類太長的時間,不論是14世紀的鼠疫或是21世紀的非典,人類不怕瘟疫,更怕寂寞,不願被拋棄。

我在誠品中挑了一本書籍,小林紀晴的東京文學寫真之旅,我很喜歡他,我喜歡他從日本之路開始。不過買了一本與東京有關的書還不至於讓我衝動地想出走。
Ken送給剛生日的J一本介紹巴黎的書,然後告訴我一個有關巴黎與芭里島的笑話,我後來想起一件事情,Ken曾經在師大路一家可以喝到可口比利時啤酒的咖啡館中,一眼認出五公尺外牆壁上的巴黎市區地圖,他懷念的語氣如祝禱般的開心。
是不是每個人都會對巴黎這個地方存在著一種過於美妙的夢幻,它是男人最優雅的情婦,是女人最浪漫的情夫,也不知道是廣告阿書本阿還是那些十幾世紀以來早已作古的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故意操弄的後果,即使有人說,巴黎市區到底是又髒又臭,夢還是美麗。

我看著Ken另外買回來的一本書,傑克‧黑達的【巴黎市民-貼著巴黎地面的每一瞬思維(Le citadin)】,每一篇都讓我想到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那間蒙馬特區的雙風車咖啡館,地鐵站、粗石建築、果菜舖、郵筒與旋轉扇。
真是糟糕阿。我對法國巴黎的認知實在少得可憐,除了婚紗館咖啡館汽車旅館老是愛取**巴黎還是巴黎**這一類名稱,這個奇怪的印象之外。
可是浮動是一種幸福吧,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吧。我也已經是大聲說自己愚蠢也不會覺得丟臉的年紀了。就算我現在衝破腎上腺素對著身邊的人大叫「夏天夏天夏天沖繩沖繩沖繩吃冰吃冰吃冰暑假暑假暑假」,也不會有人理我阿。
愛穿粉紅色扶桑花細肩帶吊領背心也不算是一件裝可愛的事情,愛聽SHE還是蔡依林也不算是一件太幼稚的事情,我甚至已經可以忍受別人在天氣熱的時候老是要聽小野莉莎,畢竟對某些季節來說,「巴莎諾瓦」這種外來語中文化的字眼絕對有救贖心靈的奇異功效。

不過剛入夏天的時候,誠品與法雅客這兩大奸商就一直強力火打旅行節的季節主題,真是有失道德。台灣人就是這樣被寵壞的。
pic‧carol‧2003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