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z Tour]我不在依帕內瑪 

上個星期六早上睡醒後,窗外的白日足以融掉一片不小心掉在地上的起士,我們原本要去福隆的,那個海洋音樂季,我們都說了那麼久,從那麼久之前就開始說,到最後我們還是沒成行,藉口總是有的,時間啊舟車啊貪睡啊之類一點也不理直氣壯的原因。


沒有任何催促我們行動應該快速的理由,我們就比往常更懶散了,出門時間已近兩點鐘,抵達天母的時間正常來說應該是喝個高雅下午茶的行程才對。總之我們雀躍地走進了茉莉漢堡。
我們點了杏利蛋、牛肉醬熱狗、大起士堡、小薯、兩盤法式蔬菜湯、橙汁與可樂,貪心的下場是桌面爆滿引人側目,半小時之內我們快速掃過桌上的食物,塞得我像河豚一樣圓鼓,咋咋舌對KEN說,每一次我吃茉莉漢堡這些美國飯,總是想吃到產生一種撐死自己的程度才覺得好幸福。奶油果醬芝士芥茉蕃茄,所有調味料聚集在舌根大合唱,所有食物在胃中跳芭蕾,分泌出一種讓人沉醉的氨基酸,直達腦袋氤氳芳馥,直比精子卵子在子宮溫暖交會的官能快感。
一頓午後的美式手工速食是那麼發光似的美好,一如《2001太空漫遊》第一章裡,望月者第一次吃到的那口蜂蜜,從此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另外一種驚人的美味與渴求,即使沒什麼人會注意到這件事情,也沒什麼人能體會這種感覺。
嗯,說實在這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比如說值得寫一篇”我與牛肉醬熱狗的回憶”之類的歌頌。以前我聽Astrud Gilberto的時候,對她的感覺就差不多是這樣,沒什麼好也沒什麼不好。
她沒有黑人女伶那般力拔山河,她的人生不用太用力也過得不錯,有人說這種”素人般的歌聲充滿形而上學的魅力”,我覺得他們村上春樹看太多了。有時候,Astrud Gilberto聽起來太無憂,讓現代人顯得狼狽。當然不是說我不喜歡她,只是我心中的Best 10之類的評比一直缺少了她。
那一頓下午餐之後的這些天我聽Astrud Gilberto,突然明白,人們渴望的不只是依帕內瑪的女孩,他們容易在依帕內瑪式的情懷裡崩潰,雖然樸直的年代早已過去,那種平舖直述的美好依然無可取代。那些在粗糙而乾淨的時代下活過來的人們,反覆唱著自己純粹的人格與一生,往後我們活得精緻卻骯髒的時候,只好想盡辦法緬懷一切,用甜美的歌聲撫平內心已經不想哭泣的陰暗面。
最純粹的食物最好吃,最純粹的音樂最好聽。如果把生活中多餘的性格加以收斂,吃懷石料理的享受與大口牛肉醬熱狗的美好其實沒有本質上的差別,人們經常忘了提醒自己這個事實,並且要過很久以後才會重新發現。
就某種神秘的意義來說,Astrud Gilberto的聲音存著這樣神聖的力量,也許這就是”人妻”的奧妙吧。
《推薦選樂》
◎Album
1. Astrud Gilberto’s Finest Hour ‧Verve 2001
2. Astrud Gilberto/Diva 6 ‧Verve 2003(Verve最新DIVA系列)
《推薦網站》
Astrud Gilberto – Official Homepage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