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日又半日

昨天下午請假,到國泰醫院複診。因為不認識任何醫生,網路上隨便亂掛號,掛到了一個副院長。給大醫生看病感覺很奇怪,好像很有經驗又好像很隨便,我不知該怎麼說。總之看診很快,但是整個過程很慢。


比如我等到了我的號碼,進去後他只看了我的病例30秒,就叫我去驗尿。護士拿單子給我,我也不知道要往哪去,還要自己開口問,才知道要拿一張單子去批價、拿另一張單子去檢驗室。然後找不到批價的地方、找不到檢驗室。然後等檢驗結果要等40分鐘,很無聊,在旁邊看別人領藥,隨便看了本雜誌。時間到了去拿報告,回到看診的診間,醫生不見了,護士在聊天,外面坐了一排的病患。報告放在醫生桌上,護士叫我等一下。等一下不知道要多久。大概五首歌之後(我在聽MP3)醫生回來了。繼續叫號碼。輪到我時,剛好前面一個該醫生的老病人剛看完,急著跟醫生說今天她也幫她弟弟掛號了因為『她弟弟*****要開刀*****腎臟有毛病*****所以****在新光醫院*****轉到這邊來給這個醫生看』花啦花啦講一堆,然後醫生就先幫她弟弟看病。老婦人又滔滔講了一堆,旁邊的家屬也滔滔講了一堆,醫生好不容易打發他們。輪到我,照例又是30秒,以前有沒有過敏?沒有,這次第一次。好那就幫妳換藥,下週回來複診。OVER。拿了藥單發現沒有領藥號,跑回去問,護士說我要去批價才會有號碼。誰知道還要批一次價。
大醫院都不太friendly,或許他們覺得他們有friendly到,但我是覺得還好。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多次跑醫院的情況,然後醫院總是喜歡把一些行政區域分很遠,不知道為什麼,標示又全部糊在同一團牌子上難分難解。批價在這邊、領藥在那邊、檢驗在另一邊…。時間就浪費在這些奔波上,難怪醫生看病都只要30秒。
DSCN9298.JPG
7月14日生日的人真的很多。我弟弟、KEN的堂弟Joe、銀色快手查理王等等,我認識的好像不止,真驚人。晚上KEN堂弟Joe的生日聚會,約在東區的Hsiang Loung,傳說中有爆乳女侍的店。我是覺得還好。不過環境氣氛都不錯。陸陸續續來了十幾個人,阿樵與大飛的搞笑神功不滅,大家聊得很開心。我嚴守不喝酒的堅持,整晚只喝了一杯紅莓汁與好幾杯水,跟我在一起玩一定很無趣,因為我沒酒量也就罷了,身體不好時又一定不喝酒,大家都很HIGH只有我很冷靜在旁邊吃吃笑。陳凱爾囑我不可熬夜,不過還是撐到了一點半才回家。
今天週六。
早上KEN又到公司上班,他真厲害,昨晚明明喝到吐了老半天,一沾床就不醒人事,早上九點竟然還起得來上班去。我沒多久後跟著起床吃了藥,又繼續睡回籠覺,我很掛心著要按時吃藥這件事。然後打掃了一下洗衣了一下,中午跟KEN的妹妹April一起吃了碗家樂氏綜合榖片(滿好吃的),就接到ken的電話,叫我把前兩天寄到的光劍帶出門,我們幫不辣閣的Kay代買的安納金光劍,今天約好要交給她。
扛著光劍出門,搭車搭到一半,發現我的藥忘了帶,又回頭拿藥,一往一返又花了一個小時,外頭熱得要命。到了時報旅遊,KEN正在做吳哥窟的講座,Kay看到我就跑出來,歡歡喜喜領了她的光劍,拿出來把玩一番。然後我們溜到四平街後面巷子去吃甜不辣與豆花。一聊之下才發現,我跟她有超多共同點!同樣是彰化人、同年次、同一間大學,也同樣不吃香菜,最後我發現她拿的包包我也有一個,兩人一副相逢恨晚的樣子。
然後Kay要趕著去天母看棒球,得先把光劍拿回家(還很炫燿地在捷運moblogging)。Ken的講座也結束了,他回了幾個留言,現在正趴在桌上睡覺。我一邊上網,一邊回了Alice的留言知道她正在新文明書局,一邊看到了青年公民記者研習營正在熱烈中,然後看完了Jerry的新日記,他可能現在也在某處。於是決定學習Jerry的筆法,把這兩天的事情以日記方式寫下來。拉拉雜雜就打了一堆。
晚上要去公館歡送VGBD,Jeph(駝獸)與Amy(團長)應該也會去吧。適逢史公丹利之大壽,也要好好給他祝賀一番。今日就先記到此。我們要離開時報旅遊辦公室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13 thoughts on “浮生半日又半日

  1. 很認同您在大醫院看病的經驗
    上禮拜我去澄清看牙醫
    等了一個多小時才輪到我==
    然後醫生也是很有經驗但好像又很隨便
    不到五分鐘我就出來了
    然後約時間複診
    我發現醫院裡老年人好像比較多
    醫生也看診的比較久

    Like

  2. 拿光劍坐捷運
    真的是,爽斃了
    還會聽到別人竊竊私語
    哇~光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天聊完,真的是
    吼~太巧啦!怎會這樣!!
    實在無法用言語表達那種不可思議
    好樣的
    下次要多聚聚
    哈哈~

    Like

  3. 大醫院的確有給人這種感覺
    每個人都要給名醫看
    但是名醫時間就是這樣多
    而旁邊的護理人員也就是這樣多
    也好似一件事,興趣與工作的差別吧
    當興趣的熱誠輸給工作的壓力之後
    你對於他,還能說什麼呢?
    我堅信人性本善
    所以我相信每個醫生護理人員原本都是有救人的熱誠的
    只是,平衡出了問題!?
    我也認識一個7月14生日的人
    對了這是我第一次留言
    你好

    Like

  4.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醫院或者醫生這種東西很服從,
    應該說,服從性挺高的。
    當然,根據我自己多年來就醫的經驗,
    還是會判斷哪些醫生是耍大牌裝腔作勢或者在虎爛。
    但大部分的時候我都很服從。
    例如,檢驗跟拿藥本來就是分開批價的,
    這對我來說很正常。
    (因為要先檢驗,所以先批檢驗的錢,後來要拿藥,所以再批拿藥的錢)
    至於熱誠這件事….
    如果只用熱誠來看醫護人員或任何人都不大公平吧,
    例如負責驗尿或者抽血的人,
    一天要抽幾千幾百個耶!
    要是我我大概也瘋了。
    藥劑師也很慘啊,每天要包幾萬包藥吧。
    不過現在醫院似乎也逐漸轉型為「服務業」了,
    儘管壓力大過熱誠,
    他們也還是得擠出笑容善待病患吧。

    Like

  5. 但有時,小診所的服務業加作生意結合得太明顯了。讓我想吐。比如我家附近的中醫診所,從護士、醫生到推拿師,都用一種故作親切的語氣叫我的名字(只叫名字,沒叫姓,真噁心),媽呀。

    Like

  6. 說到這個……在醫院批價,檢驗什麼的
    去年七月開始到今年一月,我在醫院進出已如家常便飯,
    感覺像常看醫生的阿伯阿嬸一樣,已把這些東西視為流程。
    甚至可以指點剛到醫院的迷途羔羊。
    雖然第一次也是有很多感觸,很不習慣……
    有時候,突然會對在醫院這個環境工作的人們湧現一種感佩
    他們每天接觸到的其實都是大量負面與不健康的東西,
    肝膽腸胃科的,甚至半夜巡房看病人吐血都是常事……
    那種心情與壓力,實在是我們所難以體會的。

    Like

  7. 今天去醫院複診又是同樣的戲碼上演。
    一切都在等待中虛耗青春。然後看診時醫生話超少,只說:還在發炎…繼續吃藥。
    然後唰唰唰寫幾個藥名然後就看完了。結果拿到的是一樣的藥,這次吃七天。
    就為了拿一樣的藥七天份,我要花五百多元,等三個小時,跟醫生對話只三句。

    Like

  8. 醫生也不願意看那麼多病人吧?
    依照80/20的理論,醫生應該把百分之八十的時間花在百分之二十很嚴重的病人身上。 會自己走進門診的佔醫生接觸的病人數百分之八十,大概不會比送進急診或是躺在加護病房裡的病人嚴重。
    那些嚴重的病人希望不會抱怨醫生只看他們三十秒,不過他們大概也說不出話了。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