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記事本

仔細回想,今年以來我做惡夢的頻率越來越高。


所謂作惡夢,通常就是指夢到”那種東西“,有男的,有女的,有恐怖的,也有其實不那麼恐怖的,但是無論如何,夢到這東西的隔日,我總是還記得那夢裡的場景,夢境的事件,故事的演變。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可能是因為那股恐懼感加深了捆綁的力量,像是記憶體一塊被撞擊後的瘀青,痛且無法遺忘。
比如說,我清楚記得昨晚夢到前往一家大飯店,投宿的房間內有一個年輕的女鬼,她說她是無意間跌死的,沒有惡意,卻攪動我的被單衣物以至於我無法入睡,然後就是一大段驅魔的過程,驅走了之後,我差不多也在KEN起床時醒了過來。我還記得我醒來的那一瞬間想著:這次還滿像玫瑰瞳鈴眼這種單元劇,還有完整的結局。
又是週一,我又頭痛了。早上九點開早會到十點,我的頭沉重得無法醒來,先灌了濃咖啡,又灌了高山茶,我覺得我終於清醒了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半。不擅於喝濃茶,括得我胃酸澀起來。老闆在早會時告誡我們說:一次只要做一件事情,心無旁騖。於是我在三點前專心且快速地做一個案子。然後審判的時刻來臨了,那個上週讓我在MSN暱稱上破口大罵的某金融集團G8公關女,來降下今日的考驗,最近我鐵定也犯小人。整個頭深深地不能自己地暈眩沉重著。
MSN暱稱寫:(睡眠不足、女鬼噩夢、機車客戶所引起的嚴重頭痛)。即使是做新的案子、聽新的SAMPLE片、找到了新的歐洲爵士片,也不能讓我開心。KEN與我曾經討論過,是不是因為我跟他在一起久了,我的體質也隨著時間而被影響,不過這是個無解的話題。只能萎靡地對KEN說,我覺得做了惡夢的隔天總是精神耗弱。是不是精神阿靈性阿能量阿什麼的被外星人吸走了,我不清楚,真希望能有什麼辦法能招來法力高強的貘獸,快來吃掉那些營養充分的鬼夢大餐,我畢竟不是天賦異稟的夢枕貘。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4 thoughts on “噩夢記事本

  1. 我也是寫實惡夢的會員。
    對於這件事聽過有人說夢都是前世的影像累積
    有一陣子實在快受不了了
    對於睡覺這件事變得超害怕
    不是有一種吉祥物叫做dream catcher嗎?
    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啊……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