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床戲范特西

在戲院外拿到《邁阿密風雲》的flyer。有段文字是這樣說的。害我看片中兩大主角的床戲時目不轉睛地研究著。


麥可曼恩覺得時機成熟,可以再度探討這兩名臥底警探的內心世界。他說:臥底行動是一項非常危險的任務,拍成電影可以探討電視影集不能觸及的題材,比如說桑尼和伊莉莎白之間火辣的床戲,以及瑞卡度和楚蒂之間親蜜的關係。
我沒看過電視版《邁阿密風雲》,不過可以想像八零年代電視分級尺度的限制,的確,電影可以將床戲做得似假似真、煽動誘人,並且也允許長達五分鐘的床戲(更完整一點的還包括前戲、激戰與一根事後菸),如果在60分鐘的影集中做愛的鏡頭佔去十分之一,那一定會被批為拖戲,還好電影有120分鐘,床戲是一道滋養的甜點,而人們也總是習慣在黑暗中享受性愛的歡愉。
整個九零年代,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床戲,是《麻雀變鳳凰》,而非玉蒲團或赤裸羔羊(呃,這的確不是個好比喻,誰叫整個九零年代都是暴力血腥色情三級港片橫掃影壇呢,電視又很愛重播)。
1990年,我是國中生,跟堂姊跑去戲院買票看《麻雀變鳳凰》,小鄉鎮根本沒有觀眾入場分級制度,任憑乳臭未乾的小鬼大搖大擺進場。
當茱莉亞蘿勃茲(未整容前)穿著蕾絲綢緞睡衣出現,又匍匐趴上李察吉爾(未發胖前)的壯闊胸膛時,我跟堂姊一陣”黑犬~”,好害羞好害羞啊,這就是床戲耶,燈光美氣氛佳,外國人果然不一樣呢,啊,床柱擋住了,啊,床單遮住了,啊,就這樣完事了。
《邁阿密風雲》的床戲,其實挺有看頭。首先是瑞卡度(傑米‧福克斯)和楚蒂(娜歐密.哈里斯)的濃情巧克力,我們很少看到導演會特別著墨黑人床戲,畢竟,好萊塢影片是白人世界,傑米‧福克斯是少數的寵兒,邁可.曼下了功夫,特寫鏡頭把男女主角的肌膚線條放大探索,幾乎就是上等純度的燦爛黑晶,襯托在深白色的床褥中。人們看了一場好戲,毫不尷尬。
柯林.法洛與鞏俐的床戲,雖然評價差強人意,我倒覺得很有意思。他們用了三種不同的姿勢,男上女下,女上男下,最後來個車震回馬槍,你以為這只是活塞運動?不不不,這可是臥底警探與大哥女人,這可是禁忌之愛,就是要這麼毀滅、絕望、激烈、灼燒,我倆沒有明天,只待來生相見。他們告訴你,成人世界充滿著赤裸的真愛,也充滿著赤裸的殘酷。
我要說的是,導演早就點題了嘛,比起以前八零年代,床戲多半點蠟燭放乾冰打柔焦,攪亂一池床單,霧裡瞇眼看花,現在的床戲真是精湛多了,肢體肉搏更貼近人們真槍實彈的情慾生活,酒池肉林更滿足人們緋聞八卦的幻想欲望,哎,我多愛看《史密斯任務》中裘莉小姐與小布先生在殘屋碎瓦中你來我往一觸即發的那場充滿性暗示年度最佳對戰(2006 MTV Movie Awards Best Fight)啊,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至於床戲的定義可不是Bridget Jones躺在床上跟媽媽講電話這種毫無創意又讓人軟掉的床戲阿,起碼也要像斷背山一樣,在冷峻高山、溼矮帳篷內一番巫山雲雨後搏得一個MTV電影獎的最佳親吻獎,才夠資格稱為堂堂正正好床戲滴。
(本文經編修後刊於中時浮世繪2006/8/27)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One thought on “[Movie]床戲范特西

  1. 瑞卡度和楚蒂的床戲
    在瑞卡度假裝射出來時
    我發出會心的一笑
    因為這樣的幽默感真的還挺不錯的
    不過..我是會心一笑,絕對不是感同身受喔….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