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天亮之前。

我現在要來回憶這件事情,這篇很長。11月7日清晨0點30分左右,我坐在家裡線上觀看WENLI的Y!live靜坐現場視頻,根據ilya這張截圖的紀錄,那時候(這張照片的一小時前)應該是三四百人在線上吧,我不是很確定。Wenli在的現場長得什麼樣我看不太出來,線上有一兩個推友(@tylerlin,@how)說要去,我心動了,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想出門的意念,因為其實我根本極少參加什麼社會活動,甚至連議題的論述都很貧瘠。總之向來不是我的強項。


撐到一點終於決定出門,換了衣服,告知已經睡了的工頭說我要出去。後來他被我吵醒,尿了尿之後突然也去換衣服,我說你要幹麻,他說睡不著了乾脆也去。他要去我還是有點感到安心,我實在不曾半夜突擊一個某某運動的現場,無法預期是什麼狀況,連想像都有點苦手。我的生活好像一直都很安逸。
車子安靜地在重慶南路行駛,原來凱達格蘭大道封起來了。繞到青島東路另一頭把車停好,路上除了僅存的車聲沒有太喧嘩的聲浪,有點懷疑我走錯地方,啊,沒有錯,大概一百個穿著黑衣的學生們,或坐或躺,就在行政院前。
我們過了馬路,突然全部的人都站起來,雯麗開始收電腦、有人開始收睡袋、有人開始收燈架,我嚇一跳,該不會一來就發生事情吧。『警察要出來驅離了!』有人說,『要驅離嗎?』有人問,前方回報說看到警察拿盾牌出來,好像有什麼動作,過了兩三分鐘,好像是虛驚一場,沒有什麼事情,一組一組的學生們相繼安靜地坐下繼續靜坐守夜,又有前方回報,回報的同學十分有禮貌,他對著HOW解釋最新現況,今晚警察不會出現,他們只是要撤退而已,我記得事情是這樣。
但其實才兩點多,大多數的人都沒有睡意。台北氣候溫暖,空氣不濕不冷,是整個狀態上來說,都相當理想的一夜。
Tyler背了一堆器材來,協助”雯麗頻道優化服務”,我也把小筆電拿出來,開了我的Y!LIVE,無定向式亂照一些周圍的人。因為小筆電打字很不方便,我轉以口頭敘述,還好這台配置的3.5G網卡很爭氣,訊號一直很穩定,只苦了看著鏡頭晃來晃去的網友們。Y!LIVE上的人突然多了起來,五十個、六十個、七十個,可能有人把我的網址也散佈出去,分散了一些還在觀看wenli頻道的網友。
Wenli有點累了,他坐在旁邊,有時候處理網路斷訊的問題,有時候跟熱心的民眾講講話。可能是因為他的頻道偶爾中斷,就有些網友轉向我的頻道來。我看到有人問問題,能回答就盡量回答,但其實我能陳述的不多,只是就現場的狀態回報最新的訊息,我很怕大多數的人都沒看到真正的現場,只看到媒體的片面解釋與剪接後的結果,就以偏蓋全地咬定事情的過程是如何如何。這是我在11月6日晚上看到新聞媒體的感受,那晚整個新聞頻道都相當火爆,全是圓山週邊的衝突事件,搞得好像中東戰爭爆發似的。我看的時候都有點抽離,不知道到底是警察的職責是對的,還是民眾的抗議是對的,我覺得兩邊都有對與不對,這是沒有正確答案的事情。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現場其實很有秩序,又有一種蓄勢待發的氣息。有人在CHAT上面說,妳去採訪別人吧,我說好,左右看看不知道找誰,抓了正在與wenli說話的張建元,我其實不知道他是誰,後來才曉得他是一位日僑,也為苦勞網寫稿。我有點忘了我問他什麼,幾點來的、你現在的心情(採訪史上最爛問題第一條),還好他也不是很介意。他說他上午11點就到了,與老師們一起。
『其實這些學生多數沒有太多經驗。』
『什麼樣的經驗?』
『參加社會運動的經驗。所以可能有些手忙腳亂,他們還需要有人出來指導與協助。』
『他們大概都多大呢,我是說,幾年級的。』
『都有,一年級的也有,研究所的也有,大多是台大的,也有一些政大的。』

我點點頭。”大學”這個話題距離我已經有點遠了,我以前不曾也不敢參與這些事。彰化很小,小到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從來沒有經歷過稱得上是政治學習的潛移默化。甚至到大四之前,我對政治幾乎完全無感。那樣的空白讓我此時站在這裡,都顯得過於冒犯。我與建元沒有多說什麼,斷續一兩句地交談。那時候有人在CHAT上叫建元以日文轉播現場,我本來還不知道為什麼,當然現在知道了。接著建元說,那邊有外國人,可以請他來講一下,他是法瑞混血的留學生。他走過去與幾個外國人講話。
走過來一個人高馬大的歐洲白人,中文非常好,我請他自我介紹。

『我叫章衛,文章的章,衛生的衛。』
LIVE上的人紛紛與他問好。
他說他也是上午就過來的,他在政大歷史研究所,來台灣兩年了。他因為喜歡學習各種亞洲文化來的,我問他為什麼會選台灣,畢竟亞洲涵括了很多國家,他說,因為台灣人都很親切友善。我記得應該是這個答案,因為那時候章衛被旁邊的一個阿伯打斷,阿伯說『你看今天晚上那些警察這樣叫親切友善嗎』之類的話,阿伯的亂入讓我們有點囧,章衛回答他,『其實台灣的警察比起法國的警察溫和多了。』阿伯有點不依的樣子,『真的,法國的鎮暴警察更激烈的。台灣這樣還好。』章衛試圖解釋。他說他很支持學生,也支持這個為了法律而發起的活動,我知道他很清楚知道這是為什麼而起的運動,因此我很慚愧,一個外國人都能身體力行,一個外國人都比我自己還了解台灣的法律,一個外國人都比台灣人更支持台灣人。而且他講台灣腔的中文。
後來章衛應觀眾要求,用法文解釋了一段今晚台北的集會靜坐活動,咭哩咕嚕一大串,線上只有在法國的朋友@OVNI聽得懂。他很高,大概有一百八十吧,我左手托著小筆電一邊怕晃,一邊又要調高鏡頭照到他,我知道現場太暗了,可能大家看不清楚他的長相,只有我看到他臉頰紅紅的,我想那種反應一定不叫做冷漠。章衛說他還會繼續留下來,雖然我們都不知道天亮之後會發生什麼。
採訪完章衛已經快四點了吧,或者才三點半,記不太清楚。我附近站了irepublic的James、HOW雅典娜等人。我記得有人問我,Wenli在這裡,週日台中的PP8怎麼辦吶(Wenli是這次的講員之一)。我笑著回答他,不只講員,主辦人也來了(指著自己),還有另一個講員(指著工頭),我們工作人員也來了(指著Tyler)。事後我曾經想過,若是雯麗想留在現場支援前線,我絕對尊重他的意願並支持他的行動,當然雯麗還是到台中了,並且他也將這三日經歷作成一份最即時的簡報[無心插柳美麗果](影片與簡報上傳後將會設連結)。我想他在製作簡報的過程中,自我咀嚼與再度消化了一次,因為PP8那天我看到的是Wenli態度溫和、立場堅定、條理分明的精采演說。此事先表過不提。
突然有個清嫩帶笑的學生好奇地湊過來問我手上的小筆電,他沒見過這麼小的,我稍微解釋了一下手上的傢伙,因為他剛好在鏡頭前,順便抓他來問問,我看Y!LIVE上還有很多人沒睡著,雖然不太記得到底有哪些人。
陳為廷對著鏡頭揮手大聲說出他的名字,他是建中的現役高三學生,我嚇了一跳,怕他與圓山那邊的鬧劇混為一談,我問他知不知道來這邊要做什麼,他馬上說他知道,是要抗議現行的集會遊行法,(此刻好像是James還是LIVE裡的網友紛紛笑說台灣有希望了),陳為廷接著連珠砲似地說『我還有七十九天就要學測了,請大家幫我集氣喔!!』當然螢幕上馬上出現集氣的對話。我笑罵他,要學測了還半夜來,要認真唸書阿!他回我,『學測很重要,可是來這裡也很重要!』
我一邊聽他充滿朝氣(雖然是半夜)的聲音感動著,心裡一邊又暗暗擔心,他遠住苗栗的爸媽其實不曉得住宿舍的孩子半夜跑出來參加不知道安全與否的學生運動,而且還有其他兩個同行的同學正在睡袋上睡了,我甚至擔心著,這些正在面臨人生重要關卡的更年輕的孩子,他會如何將熱血參與當作青春勳章?而吸引住他的這道光源是否能持續發亮?『要加油喔!要小心喔!』這是我這個沒用的大人唯一能為他做的,只是一句弱弱的叮嚀。
還想繼續訪問,但我有點累了,也不想吵到其他同學的休息,雖然,我在LIVE上開玩笑地說,放心吧,想睡的人自然會去睡,想醒的人自然還醒著。睡著的人可能正在一個心不寧的夢境,醒著的人可能懷著滿腹說不出的言語。那時候,還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堅持是不是正確的,還沒有人開始演唱後青春期的另一首詩
這是那天天亮之前的事。

(photo via tylerlin)
後話1:
11月7日傍晚,警方強制驅離行政院前的抗議學生,後來在billypan的那篇《2008年11月7日,下午5點,行政院門口》,看到一連串的照片,立刻紅了眼框,尤其billipan剛好照到這張照片,右邊數來第三個,就是章衛,他是法國人,他正用他的肢體捍衛台灣學生的主張,神情無比堅定。但不要哭,也不要罵,他們都很好,請掌聲鼓勵。
20081107野草莓學運行政院前驅離行動.jpg
(photo via billypan)
後話2:
今天看到這段《野草莓學運學生的一些心聲》,主題是”最想對心中重要對象說的話”,第一個說話的就是陳為廷同學。我看到他就哭了(但也笑了),他並沒有走開,這個孩子一直都在。


我要謝謝這些孩子們的爸媽,他們(不管願不願意)的兒女正在改寫一段台灣的歷史,而他們應為此感到驕傲。
因為我慘淡無知的青春已過。因為我已經太遲。

※野草莓運動: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15 thoughts on “11月7日,天亮之前。

  1. (結果還是要留email,很討厭。科科,還是動了手腳。)
    這是一場很奇特的際遇。我總覺得像在看電視、在作夢一樣。
    LIVE上的那段訪問,我其實沒有參與到,
    但是那段學生的影片,我看一眼就想哭,
    然後,你最後一句話,也很催淚,
    或多或少,我也只是想要讓自己的青春不那麼慘淡而已。
    就說,其實文字裡,總是有那麼些許的味道是屬於你的,
    還有些是,那個夜晚的味道。
    而那個夜晚,對我來說,是焦慮,也是美好的。
    那美好,或許是還有你們的存在。
    就像那些學生,身邊還依著彼此,以及這些莫名其妙的大人。
    (我知道,在你留言版上不太能狗血的。可是半夜嘛!)

    Like

  2. 在twitter上叫你去採訪別人的是我,因為我覺得你很有主播的架式,果然採訪做得很好。我在twitter上說:凱洛的轉播真專業。
    真希望你繼續做下去。
    那是個很棒的夜晚,不只你有難忘的經歷,看著直播、在twitter上聊天的人,也同樣記憶深刻。你們送宵夜、做轉播,把一些原本不太可能關心這類運動的人都捲了進來,令人感動。
    我覺得野草莓運動,應該輕鬆快樂,有幽默感,有創意。臨時的衝動,想到就做,好像反而可以開創出一些新的局面。

    Like

  3. 結果,樓上的twitter把本篇網址搞錯了?? 那肯定誤導頗多人 XD
    本篇一點都不灑狗血,流著淚踱開,哼!

    Like

  4. 寫的真好,讓我在工作日的一開始就鼻酸且紅了眼眶。
    雖然我沒能到現場支持,可是心裡頭是支持他們的,
    謝謝凱洛寫了這段現場訪問紀實,
    很感動…。

    Like

  5. to我不想留名字
    我覺得或許是你的焦慮也有點傳染力吧XD,還好,我還是到了,不然應該會耿耿於懷。我想你也會耿耿於懷。
    TO judie35
    嘿嘿,好像有點印象,我記得有看到你的ID。後來我也看到你的推,謝謝你的美譽,比起那些學生主播們,我差遠了,他們真正有實力,我只是勝在厚臉皮,哈哈
    TO 迷途者
    啥TWITTEER網址有誤?
    TO豆芽
    今天是生日,這麼大喜的日子,怎麼可以哭呢!
    TO比利潘醫師
    感謝您!!!(鞠躬)
    我也看到後來週六您到現場接受女主播的訪問那一段喔,挖哈哈!
    TO凱特打結
    我大概都懂…

    Like

  6. 話說 三十歲這一世代學生時期(16-26歲)
    本來就沒有什麼參與社運或學運的機會~
    我也只參加過1994年4月10日410教改大遊行而已
    (那時應該國中)
    這次不只是學生~我們也在其中~
    無論是在現場發聲的或是在網路上的

    Like

  7. 你寫的很棒很有感想..我只參加過228牽手護台灣那時候的感動真的是就是覺得愛台灣,這次我也參加1106圍城,也有到濟南路看到教授們的靜坐,大家是多麼的嚴肅多麼的犧牲與付出,天佑野草苺靜坐學生們及所有參予人士們,加油大家!!加油台灣!!

    Like

  8. 看完這篇,心裡其實是有些期待和希望….
    很難說清楚這種莫名的感覺
    不過,我特別喜歡版大的
    “我要謝謝這些孩子們的爸媽,他們(不管願不願意)的兒女正在改寫一段台灣的歷史,而他們應為此感到驕傲。
    因為我慘淡無知的青春已過。因為我已經太遲。”
    雖然我也是青春已過,但是看著看著~似乎又重活了ㄧ次^^
    多謝版大的分享^^……..

    Like

  9. 昨晚,跟家人同看《野草莓學運學生的一些心聲》,我們無法停止哭泣。
    好像看到自己的子女,熱情澎湃,充滿理想,不知道面前就是火山口,只知道勇敢地往前衝。
    我們沒有辦法告訴他們,灼傷的疼痛有多劇烈,留下的傷疤又會有多深刻。
    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步一步走向火山口,勇敢地用身體去試探火山的溫度。
    因為我們知道,疼痛與傷痕,是無法用言語傳授、耳朵傾聽的,只有當自己肌膚與肉體被灼傷的時候,才能深深烙印在人生裡。
    因此,我們只能含著淚與祝福,看著他們一步一步走向火山口。
    我們沒有什麼宗教信仰,但是,我們願意衷心禱告──
    如果有神祉,如果有佛祖,如果有基督 。。。請你們大發慈悲,眷顧這一群孩子,讓他們安然地渡過這一切吧!
    http://echotaiwan.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html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