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1,一件婚事與一個交代

〈以下這些文字,在2010.09~2011.06這段時間內,修修改改,增增減減,大概是我寫過花費最長時間的一些文字。但即使我寫了個大概,卻只是將這一年內種種複雜思緒與內心轉變的敘述傳達出50%左右而已,剩下的那一半呢,自己的身體與記憶都已慢慢消化掉,如果遺忘了,也無須再想起了吧。〉

2010,有囍臨門。


*2010.09
身為一個男人的未婚妻,已經兩個月了。(註:2010.07.03訂婚)
剛訂完婚的時候,傳來一些好友的詢問,為什麼沒有邀請他們。其實並不是不想發出邀請,而是我們與家人決定訂婚的時間太匆促,訂婚宴席地點在台中,邀請的也是親人與父母的朋友,因此無意驚動台北的友人們,選擇非常低調地完成儀式。若造成一些朋友的誤會與猜疑,敬請見諒。請別擔心,該請你們的都會請到,該收好的紅包也請各位先幫我們保管好(笑)。
IMG_8233-1.jpg(攝影:Kovis)
稱謂上的改變,並沒有對生活造成任何影響,我們對身分的適應比想像快一點,可能是因為我們花了很久的時間在確定這件事情。如果要說還有什麼暫時不習慣的,就是對外互相介紹時,我要改口說他是先生,他要改口說我是內人,這件事吧。(後來也習慣了)
說到花很長的時間確認,是要確認婚姻對於我們兩個到底是否必要,這樣的事情。我與KEN經過長時間的交往,不過在交往一年後就同住在一起,算一算也同居六七年了,生活其實與一般夫婦大同小異。
基於星座與個性使然,結婚這件事情一直不被放在計劃之中,但我也並不是全然逃避它的,因為家庭背景與生長環境,我始終知道自己最終還是會走上這條路的,有人問我,『等時候到了,我就想通了,就會結婚了。』重點是在哪個時候,我何時想通。
好幾年前,有一次與媽媽聊天,她突然對我說,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生長環境中看到太多婚姻不美滿的例子(長輩、親戚或是朋友),所以影響了我對結婚的想法,她覺得這樣好像對我不太好。在那一刻起我才真正開始思考我的成長過程中所看到的案例,似乎真的在無形中助長了”不結婚也無所謂,反正結了也會離,不離也不一定幸福”這種想法。潛意識裡,我覺得婚姻很麻煩的,結婚又不是兩個人的事而已,結婚是兩個家庭的事,而我跟KEN都剛好生長在親友往來密切的大家庭裡。可想而知這一來一往會有多少麻煩,啊想到就討厭,先擱一旁,等我慢慢接受了再說吧。
面對我的任性,KEN可以說是無比包容的。年紀大還是有差吧,十一歲的差距,而他的人生已多風雨,於是在面對我這麼難伺候的傢伙時,他一直能秉持”以不變應萬變”的最高指導原則來面臨挑戰。
我們也都經歷過心境轉折。感情這種事情確實不會一直那麼順遂,如果那樣的話只能說福報太豐了。如果一直以為我們如外表看起來那麼幸福甜蜜未免天真,雖然交往過程平淡自然從來沒有什麼嚴重爭執,但老天也是給過我們一些考驗,走過錯路,花了一段時間回頭檢視自己,才又讓我們重新建立信心,肯定彼此對彼此人生的重要性。我是不知道KEN是怎麼想我的,而我最大的教訓或說收穫,就是確實參透了,『這個人注定是我未來的人生伴侶,因為不會再遇到第二個這樣的人了。』(如果還要重新再來一段八年也滿累的……)(理由是這個嗎?!)
我一直記得,當時閨中密友那那對我說過,上輩子的感情債還完了,才會再次開始累積這輩子以後的因緣,那時有如當頭棒喝,原來如此,過去幾年心境上的戀愛情結,轉變成這幾年的命運共體,或許這就是佛家說的,「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
b3.jpg
另一個促使我下定決心的關鍵,很多人都知道並且都有猜出,便是家父的病症。
當我看到今敏老師的遺書,雖然對他不夠熟悉,但書信中的每一字每一句,讓我痛哭不止。我想起,某一天,我突然醒悟一件事,如果父母給予我的恩惠是一段已經無法挑剔的人生,我能盡的最大孝道也就是讓自己好好地過生活好好地活著,無病無痛,無憂無慮。
年少歲月,曾以為我與家人緣分淡薄,孑然一身亦無所畏懼,沒想過婚姻與生子這一塊拼圖;那個年少的自己,真傻,到底我從來就是個多情的人。於是,在漫漫一生的長度裡,我會遇到誰、我會遭遇什麼、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我會變成什麼樣的人,如果我們都沒有悔恨,那便也算是值得燦爛過後再放下的一生。
於是我想,婚姻真的沒有什麼好緊張的,人家說婚姻需要靠一股衝動,我才不是靠衝動,我想了多少年才著手做這件事情,而且還沒想透婚姻的本質我還是做了,終究我就覺得,這件事情不需要想透我也不可能想透,都沒經歷過要想什麼呢?別人的故事永遠是別人,我呢,就慢慢享受往後數十年未知的刺激的人生,這一點男子漢的氣魄我還是拿得出來的。
b4.jpg
(以上兩張攝於2010.07.30生日當天)
*2011.7.4~7.14
7月3日下午,雷陣雨來臨之前。
『你要怎麼去機場?』
『如果妳要開車送我去的話…』
『不行我要去買東西。』
『那我就叫車吧。』
快速梳妝更衣後,正準備要出門採購禮服(啊是的,本人竟然拖到婚宴前兩週才購入自己的禮服)。因為今日的預定工程有點進度,心裡比較輕鬆,便跑去跟還在處理種繁雜電腦作業的先生吻別,以及大大的擁抱。這次一別十日,待他返國,就即將是延宕許久的婚宴餐會了。
到這一步,我們確實走得滿久的。
即將逼近他應該要出門去機場的時刻,他卻仍在進行最後奮鬥,多發了幾封信出去,除了公事,又請熟識的朋友多幫我的忙;我看他衣著頭髮皆未整理,行李箱與帶團資料還散佈一地,都為他感到急迫起來。擁抱時,對方發出無意識的悲鳴,我也只能同情地拍拍他的背,『你真可憐。』 可憐完我馬上出門了,他繼續埋頭苦幹。
從雨後悶熱的外頭回到家,桌上還擺著中午吃剩的肯德基,他的可樂沒有喝,一些衣服還擺在床上,資料與書籍隨意放著,好像他只是去小七買包菸就會回來,家裡的各種痕跡似乎還留著一點殘影,我可以想像他收拾書包赴京趕考前的匆忙。
突然就有深切的實感:下次兩人再度相聚時,就是以不一樣的身分,一起往同一條道路起跑了。
b2.jpg
其實我們的身分早在去年就不一樣了,這並不是刻意隱瞞的事情,雖然也沒有主動公開。只是拖著一場宴席還沒有完工,情緒遲遲無法結案。
原本對婚宴沒有很重視,但我們都喜歡與朋友一起同歡的感覺,到底該弄成什麼風格,KEN堅持,不用太傳統嚴謹,弄一個午餐聯誼餐會就好,我也同意,就這樣執行。畢竟我們都不是那麼乖巧聽話的人。也幸好,我們的家人都願意讓我們依照自己的心意執行這場盛大活動的一切過程,例如我們沒有傳統結婚照只有紀念旅拍的照片、我們也不進行任何習俗上該有的婚禮儀式,等等。
寫出來雖然有一種一邊撥髮一邊說”Just do it”的瀟灑,真相當然不是這樣,午夜夢迴陷入自己一個人該怎麼辦才好的焦躁也是常有的事,還好,有超級好朋友伸出援手,這次真的動員了好多朋友情義相挺拔刀相助,否則下場豈一個菜字了得。
我們之間聚少離多已是家常便飯,我早就習慣他出門一趟十天半個月,比起來三五天真的只是一塊小蛋糕。雖然我總不免有點抱怨,婚宴前還出什麼國這是哪招啊,不過也只能摸摸鼻子,有個搞旅遊業的家屬就是得承擔這些“關鍵人物總在關鍵時刻不在關鍵現場”的狀況就是了。
(對KEN的工作,嚴格來說,我沒有怨言,如果我在網路上生氣叨唸,那也只是貧嘴犯賤。他為自己的職業不停在燃燒生命,事事求全,雖不見得盡如人意,但也願能安身立命,身為他同居多年的室友,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風吹哪頁讀哪頁”的本性,最起碼我會感激並學習他這一點。我總覺得如在下這麼刁蠻任性的小姐他都能以高度EQ來”處理妥當”,人生沒有什麼過不去的關了吧。這一段完全是題外話。)
267925.jpg
2011.07.28
婚禮,喔不,應該說做一個活動,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妳不要以為所有的事情都能在前一天彩排時妥當搞定就等著順利上場。沒有這種事情。
當天播放的影片,"據說"是當天早上十點才送到現場;婚宴開始前兩小時,司儀還抓著桌次表來跟我確認我前一天半夜做的最後更動;還有很多都在最後一刻才自動歸位的細節,以及我這個主辦人不能在外面"監工"、只能在新娘房裡一邊打理自己的儀容一邊猜測外面進度的緊繃與興奮感;我只記得到了12點半我已經十分迫切地想衝出去,"到底哪時候才能開場?!"我嘴裡一直碎碎念,朋友笑說還沒見過這麼急著想出來的新娘。
於是出場後親自"驗收成果",唉唷,大家都幹得很好啊!天氣還可以、影片沒放錯、麥克風沒斷音、網路沒斷線、攝影作品沒掉下來、流程沒延宕、大人沒講話、食物沒短缺、來賓沒失控、ARASHI沒缺席、最後連新郎新娘都沒有倒下,怎麼說都還算是圓滿成功的嘛!辦活動就是這樣啊,把壞的當成自然發生的一部分風景,把好的擴大彰顯成當天最有價值的賣點,大家吃得飽、禮物夠精巧、網路快又順、人人都說好,能夠這樣與所有親朋好友們快快樂樂共度一段良辰吉時,我們就感激涕零且心滿意足啦!
b5.jpg
當天就這麼混混亂亂熱熱鬧鬧歡歡喜喜地過完了一場我們自己想要的宴會。
雖然婚宴那天發生的事情我都還記得,甚至連最後我醉倒在新娘房裡、將自己摔到W HOTEL的貴妃椅上昏睡前的畫面都還存在記憶裡,但要打出來實在太困難了,我也沒有其他水水們鉅細靡遺分享婚禮細節的這種強大功力,就還是讓那一天留在我們的相片中就好了吧!(笑)
婚宴前後,收到幾篇文章、幾封信,還有幾份禮物與贊助。所有滿懷的謝意,我就放到下一篇感謝名單去吧,否則,這篇文章真的太長了XD。
再一次,謝謝各位家人與朋友在我們生命中的參與。
5950178529_dc37cf1734.jpg
PS:倒數第二張照片,感謝艾登Aidan Wu攝影。最後一張照片,感謝當日司儀兼閨中密友陳凱爾攝影。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Blogger & Freelance writer│ Chinese, Japanese, English│Love Art, Culture, Travel│ Twitter, Tumblr, Flickr & FB: thecarol│Instagram: thecaroltw フリーランスライター・嵐・旅行と芸術とコーヒー上癮者 ☆ 著作《小島旅行》《味之宿》

3 thoughts on “2010~2011,一件婚事與一個交代

  1. 沒參與到但仍然可以從推特及各式網路管道感受到這場盛宴的氣氛,誠心獻上祝福。
    但那那說得那席話「上輩子的感情債還完了,才會再次開始累積這輩子以後的因緣。」我想我現今也是如此。
    再度祝福你們!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