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有你,我將一直拍下去。

下面這四百多字是兩個月前的文章了,原題是『被戀人拍攝是幸福,拍下眼中的戀人是奢華的幸福』,那時候曾經在twitter上推出這句話過。雖然以新瓶裝舊酒,不過所有的文字與意念都沒有改變,我想我跟KEN的未來也會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Can you See The Love?』看見愛,數位互動實驗藝術展

為了這個活動,我跟工頭原定的日本之旅,往後延了兩日出發,因為『See the love 看見愛互動實驗藝術展』裡,將可測出我跟工頭的”愛的數位互動實驗藝術影像”(名字還真長),簡單來說,就是要看我們之間還有沒有愛啦。(這問題老是有人在問…名列十大Q&A前三名)

Read More

肯尼士與凱羅爾之內田有紀。

這系列還真是好久沒寫了呢。今日靈感的起因是這則訊息。 『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是內田控。』 (因為每次電視播醫龍他就要講一次他多喜歡內田有紀) 『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她以前短頭髮時就很喜歡她。』 (從少女變熟女後他更無法抵擋) 『可是我跟她長得一點也不像。』 『喔…也不一定要像才會喜歡阿。是要個性等等各方面來說全然的適合才可以的阿。』 『嗯…你覺得剛剛那是一個考驗嗎?』 『哪個?』 『我剛問你的問題。像那種快問快答。』 『喔…不會阿…』 『你早就知道回什麼標準答案可以全身而退了吧。』 『哪有。那叫胸有成竹。』 有時候我家夜晚就會出現這種機智問答的真心話大冒險,還好萬安演習時間只有五分鐘而已。(溫馨) (pic via fujitv)

Read More

今年生日,男子漢的實用禮物

去年玩過大遊戲之後,今年相形之下有種反璞歸真的寧靜,當然寧靜這回事不可能真的太被獅子座的人青睞,但年紀漸長,確實開始對於規劃生日行程感到麻煩了。

Read More

我們的第一本Hypo,Tokyo Walker‧東京日和

我玩底片機的時間不算長,才短短兩年,對攝影技巧也稱不上熱烈研究,只單純秉持”Shoot first, think later”的原則,經過一段時間,似乎小有成果,但,縱然心裡冒起一絲絲大膽的根苗,加上數位印刷與網路服務的便利,依舊不太敢自以為是亂印東西,再者,這些數位服務都是外國網站,總覺得不甚便利,我連MOO卡都沒印過,不過沒有印製MOO卡,只是純粹懶得選一百張照片而已,照片越積越多,選圖更是一大沉痛考驗,後來乾脆視而不見當作沒這回事算了。

Read More

專業的永遠是女友,不是導遊。

下午看到KEN的一則推: 終於有點空,來追一下那個 @wenli 度蜜月的話題。如果是我自己度蜜月,會比較屬意希臘、夏威夷或者模里西斯之類的島嶼渡假,最好行程不要複雜、交通工具和飯店不要換太多,多了容易造成小摩擦,啥事都不做是最好。 好像哪裡不太對勁,不過畢竟是專業導遊,這麼說好像挺值得參考。

Read More

今年的生日禮物…..

其實,我並沒有準備。 我覺得你需要的可能我也付不起,或是一時半刻很難完成,例如下列(我猜還滿實用的)禮物清單:

Read More

生日外一章:誰是凱洛小姐?

上週某人做的某段視頻,據說,因為土豆網(大陸最大的影片平台)的編輯感動死了,所以被放上土豆首頁。一時間爆衝超多留言,看起來很有成就感阿,果然中國地大物博,瀏覽量與留言量都不是一個層次可比,台灣鄉民請繼續努力。 但因為某頭堅白痴地並無加註任何相關資訊,多人紛紛留言問道:『凱洛小姐到底是誰?!』,可見凱洛小姐在大陸的知名度很不高,至少一定沒有在台灣高,雖然本人也不認為在台灣有多高就是了。 (不過某頭堅回留言之後,又無恥地將大陸眾多流量導進自己的BLOG,這一點真的讓人想嚴厲譴責,大家都沒注意到嗎?所有的留言與流量根本都只成就到他自己阿,成名的也是他,受讚賞的也是他,連朱學橫都愛他,關凱洛小姐啥事,但又搞到凱洛小姐不表態就顯得狼心狗肺(語出自flypig),不要以為這年頭男友難當,其實女友也難做。)

Read More

讓心臟微微收縮刺痛的初戀的青春。

【拿出墊檔文了。這是2008五月號費加洛雜誌的稿子,該期主題是『女人與海』。刊登時為了充字數所以多加了些瑣碎又不通順的枝節,在這邊重新貼的時候刪除了一些贅言。此文其實應該配沖繩的圖,我也給了幾張,但因為主題另有安排,因此我的文章搭配了張鈞甯的墾丁照片。不是說照片不好,只是不符合我文章的意境,至少缺了沖繩的碧海藍天,亦無小島的遺世逸閒。還有,一些看似甜言蜜語的寫法也是另一種言情文體,就別計較那麼多了,比方說覺得噁心之類的。】 有一位導遊男友的生活是這樣的,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在世界各地,剩下的三分之一也不一定經常與妳在一起。很多人以為,男友當導遊真是令人羨慕的事,他去遍世界各地工作,今天飛羅馬明天飛雪梨,聽起來很酷很爽,但無論是義大利的Amalfi Coast或是雪梨港的Sydney Opera House都不是妳的,妳只是習慣於自己生活的女性。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的男友不是導遊就好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