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的2015,依舊上路的2016

2015年的旅行足跡,比起往年又奔走了更多地方,應該是人生以來的旅行高峰期。 自己都忘了去年向神明許願時,是不是說了希望有能有更多旅行機會之類的話,若是如此,在神明慈悲的應許下,這匆忙而豐富的一年,確實感恩而無憾。(但是別問我拜哪個神明靈驗,我對諸神基本都求一樣的心願XDD)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

2013年,我的意外之旅。

寫部落格這件事情真的好遙遠了,但從今年十月第一本拙作《小島旅行》出版後,行走江湖被稱為部落格作家,我常在想這頭銜有點難扛,畢竟一個可以數月不更新部落格的部落客,有資格當”部落格作家”嗎? 嘿,一笑置之就好。 回頭來說這一年。

Read More

[life]Lovely的2012,Reset的2013。

快要想不起多久沒寫文章,久到連部落格都不敢打開了。過去十二年以來漫長的網路書寫歲月,一直到2012年下半年熄火,到這一篇再次開始敲字,大概是中斷的最長一段時間。終於我又回到鍵盤上了。

Read More

如果在冬夜,一個擁有投票權的人。

睡夢中被窗外的話聲與車聲吵醒,不過是凌晨四點。窗外,一大輛裝載幾千幾萬份報紙的大卡車正停在十字路口,等著配送報紙的各地派送員們,左一疊右一疊地將報紙搬上自己的機車,便利超商前的騎樓,七八個中年阿姨媽媽叔叔伯伯,裹著厚大衣席地而坐,有的安靜清點報紙數量,有的高談闊論今日選情。 那是1月14日星期六凌晨,再過四小時就要開始投票了,我們要選出自己的總統。地上的報紙頭版,遠遠地可辨認出兩個全國都認識的頭像。 偷偷隔著窗拍下幾張照片後,躺回床上去睡,聲音依舊斷斷續續傳來。果不其然出現期待之中的話:『今天一定要去投票啦,你要投給誰?』也果不其然出現意料之中的回答:『啊~投是會去投啦~投誰還不是攏同款~』伴隨著搬運聲與機車排氣管聲的遠去,窗外慢慢平息,全台灣等待著天色亮起。 張鐵志多年前那本《反叛的凝視》一書中,提到麥克摩爾的文章,有一段話是這樣的:『對我們這些出身自工人階級的人來說,你永遠無法聽到我們的聲音,看見我們的藝術,因為我們通常不會拍電影,我們也不擁有媒體。』昨天看到台灣首富郭先生的新聞與言論,突然想到這張照片的場景,它告訴了我很多故事。 我們生在台灣擁有很多東西,例如媒體,不被言論控管但總是暴衝失序的媒體,例如網路,自由開放卻反而視線狹隘的網路,例如民主,全民公有卻讓人越來越冷漠的民主。我們真的有很多珍貴的東西,但安逸是毒素,得在別人刺激後才會清醒,有清醒已經不錯了,不免總會聽到有人說,操你老師的政治關我屁事吵死人的日子快點結束啦幹。嗯,台灣的自由真是好旗幟阿,所以精英分子的傲慢、偽善、無知與互相取暖,也都無所遁形。 周五晚上在造勢晚會過後,一個中國來觀選的朋友北風,深刻地告訴我,如果能讓我這輩子也能投上一票,死也無憾。我帶點自豪又掛著苦笑。或許他不知道,我們正在失去一段讓別人羨慕的時代,吧。 如果我們能多認同別人的認同,如果我們能多思考別人的思考,如果我們能多尊重別人的尊重,如果我們能多聽別人唱的歌,如果我們能多讀別人寫的詩,如果我們能多走進別人的世界。你可以激進,你可以順從,你可以假裝激進,你可以假裝順從,這世界越荒謬,越有可能滋生各種思想理想夢想,即使這些想法本身也是荒謬的,但它們卻會是讓生命繼續燃燒的燃料。 其實我的心情很淡定,即使我還是忍不住借題發揮了這篇什麼也不是的文章,真不好意思。

Read More

關於那天晚上還沒說完的話,之前與之後。

怕有人不知道這篇文章的由來,前情提要,5月21日晚上Punch Party17時我自己邀請自己擔任大講講員,逼迫現場150個人聽我發表30分鐘關於2010~2011的生活流水帳。本以為用這種下流手段混時間很可恥,沒想到在我胡說八道完之後還有朋友繼續追討被我含糊帶過的真相,於是以下是那天還沒說完的補充。

Read More

超現實旅行,待續中。

最近作夢夢到旅行的機率,未免也太高了點。查了阿夢師解夢,怎麼說來着? 『夢到你正在旅遊,旅遊的風光令你很深醉,表示你工作努力,很有事業心,但是你長期處於自我封閉的狀態,所以此夢告訴你該安排一段旅行了,這趟出遊將會非常愉快。』 這種推坑的話真有點不負責任吶…。 夢的場景斷斷續續,每天都有不太一樣的劇情,有點像多頻道的有線電視,前天轉到Discovery,昨天轉到Travel & Living,今天又在緯來日本台(但不是釣黑鮪魚那種)。通常如果不是長篇小說的規模(例如接下來要講的夢),就是一回完結的單行本,例如,前幾週做了一場夢,寫在Twitter上,米果說這根本可寫成一篇科幻小說。(有興趣的話這兩則推在此:上一推、下一推) 我之前不能肯定、但今天終於確定的是,故事發展竟然是延續性的,一開始夢到計畫旅行、接著是我跟KEN趕著出發要去機場,又一次夢到我跟KEN在機場準備要去巴黎,總覺得夢了幾天還在機場離不開國境的時候,今天,我終於抵達了另一個國家。 夢境劇情嚴格說起來真的很像連載漫畫(或是影集也可以),我腦子裡是養了一個科幻小說家嗎? 以下是今天的夢。

Read More

雨過天青。

與小姐走訪位於青山的根津美術館。 如果要我選擇這次東京小旅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應該就是意外排進行程的這裡吧。本無意看古美術,並非不想看隈研吾重新設計過的建築,只是優先想去的地方太多,這裡還是想壓後的。

Read More

過場。

11月以來已經將近兩個月沒寫什麼文章,當然如果你要說”文字”,多少也是有的。比如FB上啦Twitter上啦之類的。偷懶一點的話,把這些一段段的東西集合起來就可以貼一篇了吧。而我連進行拷貝貼上也懶。 人生好像按了暫停鍵,停在一個過場的畫面。 但說暫停卻是不踏實的,因為我們(所謂的”我們”只是一個模糊的集合)都感覺2010年過得太快,快到幾乎想不起來一星期前、一個月前、一整年前,發生過哪些事。還在一邊感傷記性老化一邊拼命回想從前的時候,明年就突然已近在眼前。 有人問我關於寫部落格的事情。我說還是想寫,常常想寫,只是”寫”已經不是什麼重點工程了。有人問我還要不要辦Punch Party,我說還是想辦,常常想辦,只是”辦”已經不是什麼重點工程了。其實,我也還在找所謂的人生的重點。比如說,打字打到這裡,突然辭窮了,剛剛思考了五分鐘,依舊接不下去,只好將這五分鐘的空白打出來濫竽充數。 嗯,我想我只是單純地在過屬於自己的家庭生活吧。(結論竟然只是這樣)(笑) 於是排除一切紛擾的來源,潛伏在某個柔軟安靜的地方,微量攝取一點一滴的光。這張半年前拍的照片,卻是最反映我的當下。若硬要形容到底林凱洛這個人的狀態是怎樣,大概就是這樣。但”這樣”到底是怎樣呢……..應該只有很少人能看得懂吧。XD 那麼就,請再等一下下。新年快樂。

Read More

夏天就這麼慌慌張張地走了

最近這兩個月,要是我被介紹為“知名部落客”什麼的,不免總會面有愧色,從本格首頁往下拉,本人這個夏季也未免過於怠惰了點,簡直不把”部落格”當一回事地一直悠哉悠哉地在各種微網誌上划水,是阿,我還是很依賴網路,甚至比以往更依賴了,但就是沒有動力寫一篇文章,以往對寫作的情熱已經快要進入”無”的狀態…太悲劇了。 (你大野智嗎你!)(←這是只有嵐飯懂的梗)

Read More

常溫下的主婦日和

今天想學那那挑戰傳說的語法,紀錄自己廢柴的一日。 >或許會開始紀錄未來的很多日也不一定。(←不,這一定只是胡說八道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