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Pet Shop Boys的生日真好!

從來也沒想到在有生之年的生日前夕,可以親耳聽到偶像Pet Shop Boys的演唱會! 其實我不算老飯(飯=粉絲),開始聽PSB想當然爾一定是因為工頭的關係,不知不覺也被傳染了八零年代電子迪斯可的喜好。本人對演唱會這種花錢的凱子行為向來都能心如止水,尤其這一週的台灣音樂圈又發了瘋似的連續四天連續四場大型演唱會,還好我跟KEN也只鍾情於PSB,這種錢不花會後悔一輩子的。

Read More

告別舊居小碎記

終於到了這住了三年的永和社區的最後一夜。今晚打包到一半,前往永和四號公園旁的一家小小日式料理店“花見小路 壽司本舖”,吃了滿足的生魚片丼。其實新家與舊家相距不遠,這家小料亭就剛好在中和新家與永和舊家的中間點。無論如何,還是好好地填飽肚子,才能繼續努力前進的吧。

Read More

搬家倒數小碎記

搬家這件事情說一陣子了,過年前終於下定決心,過年後也快速定案了。 為什麼要搬?因為現在的住處太小了。要搬去哪裡?要從永和搬回中和。不過其實也才距離一個捷運站而已。 住處當然沒有突然變小,只是我們的東西已經滿到一個臨界點,再也不能視而不見,畢竟我們也不是擅長收納整理的巧手(你能指望獅子座+射手座對家務有什麼貢獻呢?)。

Read More

面貌模糊的第二季。

很久沒寫單純的流水帳了。有多久呢,根本無法追溯。 最近在幹什麼,很多人問我,搞不清楚這個人的生活,一下南北奔跑,一下東西橫貫,好像在神秘企業上班,問也答不出來,好像忙著讓人猜不透意欲為何的事務,卻又似乎無事閒賦在家農耕漁牧,說真的,我自己都難在三言兩語內說個清楚。

Read More

夢幻花園小草地的快樂Wedding Party

│我拍的│2008.8 畢竟也已經是到了每季都至少必須出席一次各類親友同學的婚禮這種年紀了。 在參加過很多場在各種飯廳餐廳宴會廳所舉辦的隆重婚宴之後,我的好友叮噹與他新婚老婆棋子一起舉辦的小草地戶外婚禮,堪稱是讓我們最開心、最自在、最飆汗、最亂來的一場婚禮。

Read More

浮生半日,水井茶堂。

來解決一篇舊作,不過解決前先痛快告解,最近少有合作專案,十分輕鬆,有一說是本格日漸凋零,殊不知書寫暢意若能隨心所欲信手拈來,才叫自在。 我掛念著要寫完《水井茶堂》也是這個原因,當日無心差柳,到現在依舊懷念不已。所幸所有照片都沖洗出來,可以下筆。 (本文照片許多,請見諒。) 去年年底isaac來台期間,也無多於閒暇能往其他縣市造訪玩樂,台北連日陰雨,沖淡不少玩興。週日我們開車接了Isaac,順道一提,我安排isaac住在永和的柯達飯店,一般來說不太會安排外國人住在永和這種非台北市中心的地點,不過距離我家很近,isaac也不介意體驗市民生活,因此在樂華夜市旁邊的柯達飯店住了兩晚。 我們從永和出發,吃了永和豆漿,但天候實在不怎地,呆著會繼續發霉,快快逃離實為上策。該去哪其實也沒個準,總之先上二高往南再說,我在車上想想,建議往北埔喝擂茶,我想外國人應該還沒體驗過客家風情,北埔算是最容易抵達的觀光地。 果然越往南走天氣越好,天氣慢慢放晴,我一邊更新手機上的TWITTAI看訊息,得知台北下起雨來,不得不帶著幸災樂禍悲天憫人的心情慶幸我們沒有將假日放在台北。

Read More

好美好的2008最後週末

昨天下午兩點到the wall,以從樓梯摔下最後一階獲得“年度最佳Orz姿勢扭傷腳”展開序幕,接著接受採訪、開始進場設置、分配工作、準備PP9進場、主持PP9三小時、續攤到Maybe聽歌聊天放空喝酒、回家後稍微上網看一下前半夜的訊息、洗澡睡覺,整整過了13個小時。 好好一個氣候不冷不熱不晴不雨不怎麼樣的周日,睡到一點鐘才起床。右腳踝好多了,稍微可以大幅度轉動,但某些角度還是會痛,左腳挺酸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都將重心移到左腳造成的。又噴藥又抹藥,開始看電視。 想到今天可以什麼事情都懶惰不做安心賴在腳痛上就覺得很棒。 兩點,工頭出門去買午餐與下午茶咖啡,鼎記炒飯外帶很大一盒,好吃果然名不虛傳,工頭吃的牛肉燴飯也不賴。邊吃邊配TIVO錄的勇闖天涯,看到”加拿大西部”的旅程,全都是鄉村與牛仔,有些地方似曾相識,四年前跟KEN一起去加拿大一週時,差不多也是那樣的景象:高山、公路、鄉村城鎮。沒有任何意外驚喜地結束炒飯配牛仔的行程。 一邊上網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文章一邊看超級名模生死鬥,這樣也晃晃晃過了兩小時。 今年裡能這樣安靜的週日,不很多,每次發覺這樣閒逸的心情時,都有種賺到了的竊喜,平常壓力太大,或是生活過得一團忙亂,文明病一大袋扛在身上,很難再產生自我良好的感覺來催眠自己繼續下去。前兩天晚上焦躁不安時,聽到方大同的singalongsong立刻落淚,可能也是某部分心裡潮濕的皺褶無法被撫平,就難再防備這首歌的強大侵蝕。 需要激烈的刺激來宣洩毒素,也需要寧靜的自處來馳放神經。 然而只要能得到一次簡單的幸福,幻想著明年還是可以很美好的,是吧,我們可以的吧,大家都會吧,一起走下去吧,抱著這麼單純的結論,都能讓這一天獲得意義。 最近有幾次機會聽到有人跟我說,凱洛,我喜歡看妳的部落格已經很久了,還有人說喜歡我拍的攝影相片,我心底偷偷感動很久,這些慈悲好話都是甜蜜的土壤,讓我覺得今年沒有白過,嘿,如果我說今年太豐富而無法寫出確切的年度回顧,沒關係吧。謝謝一起度過200年的所有人,謝謝陪我一起參與Punch Party的所有人,謝謝我身邊的所有人,祝我們新年快樂,耶。

Read More

兩千英呎以上的聖誕快樂

今年很沒有過聖誕節的fu,可能是因為工作與私務都太忙碌,加上下週放連假,加上團團圓圓,加上飯島愛姐姐過世,所以根本沒有什麼歡樂心情可言。 有人說上帝要了飯島愛當聖誕禮物,所以她離開人世,我好奇的是愛姐到底是去娛樂上帝還是去與閻王廝守,whatever,日本藝能界沒有愛姐的毒言毒語,真是一大憾事。 愛姐,謝謝你曾經帶給我好幾年的快樂,嗯,大家別想歪了,是因為男女糾察隊,不是因為硬碟裡的影片。如果妳已經在兩千英呎以上的天堂,希望妳下輩子能過得比現在自由舒暢。 照片是今年從沖繩返台時,在大約一千到兩千英呎時以LOMO拍的,其實確切的高度我抓不準,但總之是在那麼高的地方啦。飛機正在轉向,長快門形成圓圓抖抖的光軌。每次降落之前,我仍會看著窗外的台灣夜景,房子並不高聳亦不整齊,燈影星羅,樸素幽美,那或許就是家的感覺。

Read More

[上海]台灣腳逛大陸跟拍小記

因為種種原因,我跟著工頭與中天電視的製作團隊到上海一週,一半進行私務,一半當作探班。上海站是這個專案的最後一站,最後落腳在一個巨大的城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