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似乎很鬆散地過著日子,但又湧進不少二二六六的事情填滿行程表,如果老媽知道一定會說我”窮忙”,越忙越窮,越窮越忙。 上周三KEN出國時,我很想寫一篇文章的。尚未下筆,看到他寫了順水推舟那篇文章,看完我反而沒有思緒,加上要趕稿,就將話擱著。

Read More

超精采,Pecha Kucha Night vol.5

去年十月參加Pecha 3後我受到很大的衝擊,之前有兩三篇文章都提到過了,Pecha Kucha也成為影響我發起舉辦Punch Party的起源。 3月8日晚上是第5次PechaKucha,當天下午,學學文創另外辦了春季課程園遊會,進行各種課程的介紹,活動場地分為講座與workshop兩種類型,整體佈置與擺設,非常有春天生活美學的氛圍。

Read More

開春很忙之國際書展Lonely Planet座談會

哇塞,如果上一篇貼圖的不算,我從過年前開始沒寫文的時間已經超過兩週了,史上最長懶惰記錄。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要不然人家會以為我的rss廢掉。

Read More

新春墨寶之凱洛騎鼠圖

好久不見的凱洛小人偶再度重出江湖,感謝zmei同學高抬玉手,趕在過年前獻上好禮! 事情的起因是來自zmei同學自己隨手畫的兔兔騎鼠圖,我隨便喊了一句”我也要!”,害得小咩大師要在過年前趕工…….XD。於是,可憐的小老鼠吉祥物,就要換人騎騎看了,這年頭當老鼠是很辛苦的!不僅要會當料理鼠王,還要能當個優秀的好坐騎才能招徠喜氣! 勞煩小咩大師滿足我霸王硬騎鼠的任性需求,還要勞煩大家在過年期間欣賞它,真是不好意鼠啊! (其實是因為要懲罰我才讓阿凱人偶穿清涼夏裝吧……..小咩大師顯然忘了過年期間氣溫下探8度,那條紅圍巾整個是圍心酸的啊………*又淚又抖*) 祝福各位,謹賀新年!

Read More

人人都要越冷越開花

似乎很多年沒這麼冷過了呢,天天一出門就”細細撙”。 大陸雪災好些天了。 昨天在twitter上問一聲:『 誰來拍個冰雪中的上海來瞧瞧??』,馬上就有上海滿城雪可看:從isaac的辦公桌前,從Ader的高樓俯瞰,從Bruce拍下的上海聯絡家露臺,北京的foxmachia也不甘寂寞,這滿城雪,還看得不夠,還想看杭州的雪、麗江的雪、南京的雪、大連的雪。這世界正逐漸沒有距離了,我們以為很遠,其實很近;以為無關,其實掛心。 雪很美,但暴雪絕對不是好事。華中地區雪災肆虐,將近20萬旅客坐困廣州車站,住在城裡的人也不好過,isaac開車路上得特別小心冰雪中的危險路況,POPO說超市都快被一掃而空,看Zheng的twitter上那一連串災情即時情報。試著想像,難以想像。 所幸還有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例如雲南,藝術家羅菲說這兒藍天白雲依舊,讓我想起去年冬日在麗江的好日子。咱台灣也很好,最近在想,我能住在台灣真是太幸福了。食物好吃,交通便利,天氣適宜,資訊流通,網路不封,嗯,光是食物與網路這兩點,就足以讓我安心一輩子。若有什麼不俐索的煩事,頂多是最近可能因為氣溫降得快,掛病號像排骨牌,一推就倒,人人中標,我也快要不保,這事兒就要勞煩大家多注意天氣保重自己。 逢年過節,最喜歡採購些小禮餽贈親友,在北京享受難得陽光的兄弟已經得到了他的禮物,其他的小物或明信片,也正在路上不畏風雪前進,這是在天寒地凍中我唯一能給得起的溫暖。梅花梅花越冷越開花,越是飢寒交迫越要奮起,越是惡劣環境越要激進,插眼鎖喉或是抄刀子刺進腿裡都可以,就是要強迫自己:明日不可賴床,死活都要早起 (對一個遲到好幾日的人來說……………)。我又講偏了。 祝所有大陸朋友們在雨雪霏霏中平安無礙,台灣朋友在低溫寒風中健康安泰。

Read More

只帶N82出門就足夠(本篇狂貼圖)

這幾天突然在Twitter上發現很多人在討論N82,並且貌似買了N82的網友還不少。雖然我很想懷疑我是在華文區twitter上第一個公告使用N82的人,不知道這有沒有一點影響。使用此文章標題是事實,這一個半月我隨身攜帶N82拍照、傳照片到flickr、上網、收發信件、使用MSN、使用Fring上Google Talk、看RSS、錄音錄影…不過我還希望能使用到更極致,甚至可以聽Podcast、看影片等等,目前還沒徹底應用到。

Read More

我的二零零七,我的十大最狀

深夜裡聽著適合深夜聽的歌,突然知道這個時候應該來做點事情,寫下剛剛回想的,過去這一年。那麼深刻那麼精彩那麼高潮迭起那麼無法言喻那麼放縱,所有我寫不完的詩句文辭,都深深收在我即將退化且不可信賴的記憶裡。 希望你也有過。

Read More

我不喜歡逼的感覺

所以長疹子啦!!!(下有患部裸膚直擊無碼圖,上班勿將捲軸下拉!) 聽說這叫"異位性皮膚炎"。前天晚上我正在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拖稿趕稿,突然覺得身體癢癢的,無意識的抓了下,之後應該是又繼續無意識地進行亂抓的行為,等我有感覺到癢的地方不只一處時,已經一發不可收拾,掀起衣服一看,要不要這麼HIGH?密密麻麻的紅點軍團整個非常有效率地在皮膚表面匍匐前進,從兩手臂關節處往上下蔓延,再繼續檢查,身體腰部兩側也是、大腿小腿兩側也是,真是太恐怖啦!!!

Read More

私下的模樣。

我不太聊我們的事,因為已經厭倦有人問我『KEN經常不在家妳怎麼辦(會不會無聊寂寞巴拉巴拉…)』這個題目,我不是很理解這句話後面的涵義,好比說,KEN在家我才會有聊,KEN在家我才不寂寞,KEN在家我才有事做…等等。這種高度寄生姿態的言外之意可能只是我的錯誤解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