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飄飄然

那是一個非常炎熱的下午, 是說,彰化少有不炎熱的時候。 太陽直接燙在皮膚上, 可能會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吧。 在這種溫度下, 路邊那排九重葛更是撒野到 幾乎控制不住那怒放的快活。 若不是那麼熱這麼刺眼, 我可能不會注意到這片花牆。 而這條明明是我已經走過二十幾年的路。 因為它實在太囂張了, 總讓我覺得若是走進 在它能觸手可及的範圍, 我就會被藤蔓夾纏吸取似的。 說不定它晚上就偷偷地在進行偷吃人的恐怖行為, 那些花前月下的情人們、那些席地夜宿的浪人們。 你看這花藤養得多麼肥肥胖胖。 阿伯把腳踏車停下 抹去一把汗。 紅色的繡上名字的競選用的鴨舌帽 扔進小車籃裡。 旁邊有一個帆布搭架的小亭子, 其他的阿伯阿婆們 搖著紙扇與報紙 講著鄰居們的風流逸事與壞話。 最胖的那位大嬸她還自備水壺。 換我把摩托車停下 拿出小相機。 拍左邊 拍右邊 拍上面 拍下面 本來要拍講話的老人家們, 但怕他們害羞或生氣, 我又移開了鏡頭。 做作樣的拍起阿伯的腳踏車, 正回頭 聽到阿伯帶著笑意說 『阿”踢妹”(鐵馬)捂蝦咪齁照欸?』 『阿哈哈~這花很紅很水很古椎阿~』 好爛的回答。 結果阿婆阿伯們根本沒半點不好意思, 大聲笑大聲說話, 操著我熟悉的彰化腔台語, 偶爾有些自然的粗話 粗話也是熟悉的。 他們眼裡的我只是個孩子。 我跟著笑了。 總是在這類分不清時空的片刻 心底湧起安定適切的溫暖。 我生長的地方啊。 遺忘的童年 青春的記憶 總是在花葉撥開的那一方, 輕輕地,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