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alt Peanuts

好像我經常窩在這家店似的, 但其實我一點也不熟。 沒有常坐的角落 沒有認識的店員 甚至連菜單我都無法推薦。 有的菜名始終看不太懂。 可能是點了之後會有點讓人吃驚的異國食物。 城市應該安置至少兩個位置, 一個有著可以撫慰人們心情與味覺的朋友, 另一個則沒有任何人知道你是誰。 如果真不知道該何處去, 至少要能把這兩家店放進隨時可掏出來的口袋。 歐雷是前者 鹹花生是後者。 這是我的名單。 懷著各自的目的性 的學生或工作者 各自說著彼此才聽懂的話。 空間其實很小呢, 卻也沒有人真的抗議這件事。 要真介意就不會來這種密度高的地方了。 有一次 我坐在邊邊獨自工作著。 隔壁三人認真討論著一些專案, 關鍵字是部落格與部落客與行銷與網站之類的啦啦啦。 我把頭垂得更低咯。 字字句句受迫性地飄進耳裡 差點我就忍不住想發言加入話題。 當然不能做這種危險的事。 雖然在鹹花生裡發生過很多故事, 下午時晚上時午夜時, 把不少朋友發號司令地拉到這裡, 甚至把人家的店名 不負責任地改成鹹咖啡, 但始終還未觸摸到那股可以放心探嗅的 歸屬感。 照片裡總有一層薄霧。 就好像這個陌生人, 無論我怎麼爬上爬下拍照 不斷任性地打擾著這個空間, 他始終不會回頭 丟來埋怨控訴的眼神, 或是那一類意思的傳遞。 他的世界是他的世界, 我的世界是我的世界。 別人的世界是別人的世界。 有時候壁壘分明的舒適是必要的。 而用爵士樂曲當店名這一點, 我已經偷偷學起來了。 那麼就等那一天來臨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