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網志年會(番外篇):疲憊的期許,高級的詛咒

這一週開始出現感冒跡象,直到今天週日才大爆發。濃睡不醒,喉頭疼痛,狂咳不止,眼花撩亂。 KEN問我:怎麼了 我說:什麼怎麼了(他不是知道我已經感冒好幾天了還問我?) KEN說:你一直咳嗽… 我說:………我感冒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KEN說:喔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嗎? 我說:哪有很久?這是這幾天的事情!我前幾天都在吃藥,你得失憶症嗎? KEN說:有嗎?喔。。。好像有。。。 我說:你真的得失憶症了吧?!這是失憶症吧?! 我有點難想像天天住在一起的人竟然會遺忘這種事情,何況我已經不舒服幾天了。我只能歸咎,在所有公事私事的壓制下,工頭應該是真的太累了,並且此人疲累的程度應該超過我的想像。這種況好像不是喝”凱洛蜆精“可以救回來的。 年會過後的一週,北京煩囂依舊,七天內連續有三四種不同的Web2.0會議,我懷疑北京人怎麼承受的了;除此之外,台灣的人也不得安寧,網路上時不時就會蹦出幾件狗屁倒灶的事情值得我們打發時間,謾罵的恥笑的痛心的可悲的不屑一顧的。瘋狂地看了幾天關於年會的文章,有些文章帶著豐盛的感動,有些文章隱藏冷漠的輕視,人們都知道需要改進之處還很多,網路圈永遠不缺這些高級的詛咒,我們只能收拾著疲憊的期許繼續前進。 大家都累了吧,請好好休息幾天,我也該睡覺養病,我們僅有一身皮囊。至於還在遠方繼續奔波並且不停在調適時差的老哥,因經紀人自顧不暇,只能等你回上海後再盯著吃飯睡覺了。 作品:皮囊 藝術家:朱能光 展覽:错位——当代艺术展 (北京798)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