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第一本Hypo,Tokyo Walker‧東京日和

我玩底片機的時間不算長,才短短兩年,對攝影技巧也稱不上熱烈研究,只單純秉持”Shoot first, think later”的原則,經過一段時間,似乎小有成果,但,縱然心裡冒起一絲絲大膽的根苗,加上數位印刷與網路服務的便利,依舊不太敢自以為是亂印東西,再者,這些數位服務都是外國網站,總覺得不甚便利,我連MOO卡都沒印過,不過沒有印製MOO卡,只是純粹懶得選一百張照片而已,照片越積越多,選圖更是一大沉痛考驗,後來乾脆視而不見當作沒這回事算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