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過了被把的年紀之「我穿Nike鞋把妹」

我偶爾會在東區看到布朗,不是騎著腳踏車呼嘯而過(他的腳踏車太好認了),就是正在跟正妹與潮男說話,通常我都走過去不會特別打擾他,因為我本人一點也不潮,他應該認不出我是誰吧,雖然我曾經邀請他上過Punch Party,但也不代表他還記得我,所以我總是讓我跟布朗的緣分淡淡地消失在東區的空氣中。 Advertisements

Read More